宫保鸡丁

人生潦草,百年莫名

风 十五


大义狗&失忆狐

自二人相见之后,日子如呼吸一样,平静绵长起来。就像晴明费尽心思用法术维持的庭院一样,樱花落着,太阳升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好像什么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由于稻荷神和极北狐族使者的到来,寮里重新热闹了起来。人们争相拜访,只为一睹神明风采;而众多妖怪来访,却是为了探寻狐族玉藻前大人的消息,顺便再去看一看那只轰动京都的小狐狸。

由于种种莫名原因,妖狐身量见小,看上去又成了个人类十六七岁的模样。他也记不得诸多事情,又恢复到之前嘻嘻哈哈的神态,每日里便是到各处讨巧撒娇,笑得没心没肺。

寮里的式神们聊起妖狐,便摇摇头唏嘘不已。再谈起大天狗,便带了分可怜他的神态。

不是为了别的原因,只因为妖狐还魂之后,便和稻荷神带来的白狐尤为亲近。亲近到……大家都觉得妖狐已经爱上那个人。

大天狗却顾不得这么多。他没有每天去找妖狐,只是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上,一遍又一遍的吹着往日妖狐最爱听的歌谣。

为了什么,他也不懂。

妖狐不是每日都去庭院。他偶尔到了庭院里玩耍,也是和白狐一起。白狐身量修长,眉目俊朗,谈笑间神采飞扬。两个人经常牵着手在庭院里走走晃晃,有时候妖狐调皮了,两个人便会化作原型在庭院里跳上跳下,追逐嬉戏。

这日,大天狗无意中又走到了樱花树下,伸手抚着树干沉思。突然,一个尾巴尖上带了紫色的小狐狸窜了过来,还伴着一声声笑闹:“白狐哥哥,小生错了!”

兽身白狐像疾风一样扑过去,一把将妖狐摁住。两只狐狸在地上打了个滚,再眨眼间,已经化作人形。只见白狐看向身下笑得欢乐的少年,终是没有忍住一般,俯下身轻轻亲吻住他的脸颊。

大天狗慢慢的攥紧手中的笛子,直到二人离去。

他走不动了。眼前一片昏黑,听不见树上鸟儿的啼鸣,闻不到淡淡的花香,仿佛五感尽失。他失力般跪倒,一手撑住树干,一手捂住嘴巴,将那铁锈般的腥甜尽数吐在白粉的樱花瓣上。

“大人!”

昏厥过去的时候,大天狗只来得及看到手下惊慌失措的身影。他又似乎看到一抹紫色的背影想要向他冲过来,又被谁拦下了。

罢了。

罢了。

罢了……

十日之后,稻荷神一行起身回神庙,妖狐也在其中。晴明泪水纵横,舍不得打小养大的小狐狸就此别去。妖狐早就哭了个声嘶力竭,扯着晴明的袖子连声叫着阿爸。

寮里的小姐姐们送来了很多小礼物,连爱宕山的鸦天狗们都来了。为首的鸦天狗恭恭敬敬的送了一个大箱子,说是大天狗大人身体不适,不能来亲自送行,备下这份薄礼,希望妖狐大人自此长安。

妖狐咬咬嘴唇,将礼物慎重的抱紧:“多谢你家主人。只愿他心似我心,自此长安喜乐。”

鸦天狗应了。

妖狐一步三回头,看着晴明阿爸,看着曾经生活了很久的庭院,泣不成声,最后还是稻荷神亲自牵着,坐上了车辇。车帘散下,稻荷神以神力相辅,车子腾空而去。

“汝回来了。”

“是。”

鸦天狗恭敬的行礼。

一个月了,妖狐离去一个月,他的主人也在房内闭关一个月了。如今大人肯召见他,是否说明大人已经走出那段情感了呢?

“鸦天狗,汝是吾最忠心的下属。吾如今有几件事,要安排汝去做。”

“是!”

“吾明日启程,前往极北狐族之地。听说那里冰天雪地,荒芜得很。吾想去走走看看,看看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吾有旁支,名为黑金,汝且去寻了他来,接替吾的位置,庇佑爱宕山生灵。”

“大人……”

“这盏灯,留有吾一丝魂灵。什么时候灯灭了,汝就来极北之地寻吾尸身。把他皆尽烧了,洒在吾死去的地方。”

“主人,不可!”鸦天狗不可置信般猛地抬头,目眦欲裂。大天狗一族重情重义,可他万没想到,主人竟会被一只小小的妖狐困至如此境地。他膝行数步,正欲说着什么,却怔住了。

那威震一方的大妖,那曾经不苟言笑、冷冰冰的大妖,脸上满是泪水,已显出灰败的神色。门外的光照进来,照着的那半副面孔上,眼里一丝光亮也无。慢慢的,大天狗将脸隐在黑暗中,手朝外轻轻挥了两下,示意鸦天狗退下。

鸦天狗内心大恸,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发出嘶哑的悲鸣:“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脱力般一歪,闭上眼睛。

爱像是咒,像是风力,与生俱来,深入骨髓。

就让那冰丘,埋了吾身。

让那风雪,葬了吾的魂魄。

把吾的身体皆尽烧了,洒在极北之地。

让风带着它,带着吾,去他的身边,陪伴他。

这样,吾就不必管他到底又爱上了谁,只当还是和吾在一起。

冥冥之中,大天狗似乎听到神的声音。

爱一个人苦吗?

苦。

爱一个人幸福吗?

……

幸福。

妖的一生如此漫长,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够知道魂究竟归去何处。

如果有来世,吾恳求神明。

就让吾再见他一次吧。

小生才不会下蛋!

一个脑洞~

狗崽,微博晴、夜青

话说这一日,晴明阿爸抬头瞅瞅天上的大太阳,再扭头瞅瞅门上悬挂的风铃,气不打一出来:“你看看,都这个时候了,妖狐那个小混蛋居然还没有醒?!”

承担着“你”这个角色的博雅正忙着给他雕小玩偶,连忙劝慰道:“这孩子一向嗜睡,今天不过比平日里多睡了一会儿,你做什么这么着急?”

晴明瞥了一眼博雅,不满道:“昨天这崽子吆喝着说要吃奶酥,我一大早跑下山去买了来。眼见着点心都快热化了,他还能吃到个啥?”

博雅无奈,正欲再说些什么,只见晴明已经耐不住,站起身来便去了妖狐房里。

天气很好,太阳暖暖的洒过来,人仿佛浸在温水里。一缕风从门外溜进来,吹得门前的帘子微微打摆,露出一片宁静祥和的气氛。妖狐咂咂嘴,整个人趴在床榻上,毛茸茸的大尾巴平铺在自己背上,又精致又暖和。

很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晴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妖狐面前,先是用手摸摸他的头看看有没有生病,接着不顾小崽子反对和哼哼,直接掀开了他的被子。

“小狐狸崽子,阿爸收拾不了……你……了……”晴明说着说着,眼睛越睁越大,手指指着妖狐抖啊抖,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这,这是啥?!!!”

博雅一探头,只见掀起的被子下面、妖狐的手边,安安稳稳的躺着一颗蛋。

一颗玲珑剔透、还会微微晃动的蛋!

近日平安京出了个大新闻,晴明寮的妖狐生了一个蛋。

各个寮的式神们成群结队的跑去围观,异常热闹。晴明沉浸在做爷爷的喜悦之中,丝毫不觉有什么问题。他每日小心翼翼的捧着那颗蛋,烦着博雅和一些女式神给未出世的娃娃做衣服、做小鞋子。

直到有一天,京都有流言传进寮里。

“晴明家的妖狐如此不自重,生了个蛋,连是爹是娘都不知道,丢死人了!”

“对啊,恐怕是一夜风流的结果吧。晴明还如此疼爱他,啧啧啧……”

晴明听说之后,气了个仰倒。每日到妖狐寮里嘟嘟囔囔叽叽歪歪,试图询问出孩子父亲的下落。

妖狐更是烦得要死,终于忍不住把一个小裤衩糊在晴明脸上:“阿爸,小生压根就不知道这个蛋是从哪儿来的!”

阿爸表示不信,阿爸表示很伤心。

伤心的阿爸嘤嘤嘤之后,居然想出了一个主意,要在平安京张贴告示,寻找孩子的爹!

妖狐撑着脑袋瓜子,撞完墙撞柱子,寻死觅活。夜叉带着青坊主跑过来嘲笑他,笑他无缘无故就做了爹。怄得妖狐拿了折扇怼他,一边怼一边怒吼道:“小生好好的睡了一个觉,早上起来被窝里就多了一个蛋,鬼知道这个蛋是谁的!”

夜叉打趣他:“这个蛋这么大了,你不妨拿着在阳光下瞅瞅,说不定能看出来是何方妖怪呢!”

妖狐听了,竟也信了。他小心翼翼的捧着蛋,对着太阳光一照,里面就隐隐约约现出一个胎儿的形状。二人凑过头去,只见那小小的式神攥着拳头,蜷缩成一团,嘴巴抿得紧紧的。两个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夜叉突然大叫一声:“这孩子背上有翅膀!”

“有翅膀的式神……”妖狐和夜叉面面相觑,一脸绝望:“大天狗?”“鸦天狗?”

“鸦天狗个头!”夜叉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拍在妖狐头上:“比丘尼家的鸦天狗还没有成年呢!”

整个平安京大天狗寥寥无几。晴明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竟传书给其他几位阴阳师,约定了时间要来认亲。妖狐则被迫穿上风雅之士,一脸羞愤的站在晴明使的障眼法中,像只待宰的羔羊。

博雅先带了他家的两只大天狗来了。老大叫雅乐,是平安京有名的大佬,一言不合就打人那种;老二叫云间,刚刚成年,懵懵懂懂,不知世事。只见雅乐一手牵着一个小书生,一手拿了小书生的面具,不时地调戏两下。小书生羞红了脸,有点可怜又有些可爱,被半搂着走了过来;云间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晚上要去隔壁寮妖狐哥哥那里吃点心,丝毫不关心来了是做什么。

得,这两个绝对不是。

妖狐心里这样想,晴明也是这样想的。他扭头对着博雅“哼”了一声,博雅连忙执着他的手讨饶,嘴里尽是些“不要生气”“我也是没有办法”等等,如此这般。

正在这时,神乐和比丘尼也到了。神乐带着的是平安京很少露面的崇天,比丘尼带来了黑金和一个带着老爷子面具的大天狗。

妖狐早给自己搬了个板凳,手里捧着蛋,乖乖巧巧的坐着。他正和旁边的夜叉对这几个大天狗品头论足的时候,声音不过笑得大了点,黑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竟扭过头向他那里看去。妖狐吓得炸了毛,手里的蛋都差点没有捧住。

黑金眉毛轻轻挑起,眉眼含笑,似是含情脉脉般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把头扭了回去。

妖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脸上莫名有些灼热。突然,手上的蛋从他的手上滑了下来,向外面滚去。妖狐连忙追去,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一路追到屏风之外。只见那蛋滴滴溜溜停在一双木屐下,一只修长的手将它捡了起来。

不知为何,妖狐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他慢慢的向上看去,先看到那不熟悉的蓝白狩衣,接着是那双带了些情意的蓝色眸子。

“这……这是我的蛋……”妖狐红了脸,哆哆嗦嗦的说出这句话。那大妖听了也不生气,伸手去牵了妖狐的手覆在蛋上,自己把手覆了上去。

妖狐脑袋一懵。

两人双手交叠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他和夜叉不知道什么原因借酒消愁,结果自己喝醉了走错了房间,撞见了正在换衣服的大天狗。美色当头,他先是没轻没重的调戏了人家几句,接着便扑腾着尾巴贴过去讨吻。

蓝眸大妖似乎对他是有情意的,妖狐迷迷糊糊的想。他扑过去的瞬间,大天狗稳稳的接住了他,在他的唇上轻轻吻了下。妖狐只觉得身上燥热,一手攀着大妖的肩膀,一手胡乱的去扯他的衣服。大天狗侧过头,在他的耳边落下一吻,轻声道:“等吾来找汝。很快很快……汝且再等等。”

妖狐心里烦闷又委屈。他毫无章法的亲了又亲,希望眼前的大妖多多怜爱。大天狗笑了,嘴里说了句什么。妖狐只模模糊糊的听到“早晚”“也罢”的字儿,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他轻轻抱起,放在不远处的床榻之上。

可当那个人把妖狐的衣服脱去的时候,妖狐羞极了。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做出如此这般举动,但是他又好像极为渴求身上的这个人。所以当那个人带了些急迫和坚决、缓缓插进来时,虽然痛得他一声呜咽,引来大妖的询问与犹豫,他也只是搂紧了身上那人,将自己埋进那坚实的臂膀。

妖狐正沉浸在莫名的回忆中时,一道金光闪过,二人手中的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幼小懵懂的小婴儿。他长着微金的头发,背后一双细幼的翅膀,竟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那小孩子砸巴着手,突然奶声奶气的对着二人唤道:“大爹爹……小爹爹……”

“啊啊啊啊啊!”妖狐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大口喘着气,四处张望。哪有什么大天狗小婴儿,一切还是自己房间的模样。他闭上眼深呼一口气,也不知道内心是庆幸还是失落,脱力般向后倒去。

不一会儿,风铃响起,妖狐迷迷茫茫的呆坐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阿爸不知为了什么事情,急匆匆的来了他房间。

他掀开被子,正欲起身,一颗玲珑剔透的蛋微微晃动着出现在眼前……


注:这个故事本意还是《风》的小番外,可以当做平行世界来看。其实妖狐梦中经历的事情,就是他未来要经历的事情,他也的确和大天狗一夜春风(≧∇≦)/

黑金的出现其实只是我脑子突然emmmm……大家懂。

好久没有更新啦。三次元也忙,轻松的时候也有所懈怠。想的多,迷茫的事情也多。希望自己能够多多磨练文笔吧!

一直都想在开车的边缘试探(ღ˘⌣˘ღ)

最后,谢谢大家还来看我写的文字!

风 番外5

大义狗&失忆狐

“你真的不再思考一下吗?”

妖狐和夜叉躲在丛生的灌木后面,偷觑着那个闭目养神的大妖。他扭过头,看着妖狐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烦躁。

“嘘……”妖狐忙竖起一根手指堵在他嘴上,又不放心似的伸长脖子看有没有爱慕的大妖发现:“小点儿声!”

夜叉看着他那一点儿出息也无的样子,气了个半死:“他不过长了一副好皮囊,又有什么好呢?脾气性格都是一等一的恶劣,整天都是冷冰冰的——”

“可是小生喜欢他呀。”妖狐把自己团成一团,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夜叉,说着说着两只耳朵害羞一样慢慢的交叉在一起,还抖了抖。

夜叉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耳朵,再度恨铁不成钢:“那你去告诉他呀,叫本大爷过来做什么?”

妖狐伸出手去拽了夜叉的袖子,笑眯眯道:“小生给稻荷神大人写信啦,他告诉小生,这种事情得有一个见证人呢!小生最好的朋友不就是你嘛,大不了小生以后也见证一下你的爱情!”

夜叉咧嘴一笑:“本大爷才不要你的见证!快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往后的无数日子里,每当夜叉看到妖狐那强颜欢笑的面孔,心里都愈发愤恨。他无法原谅次次带给妖狐伤害的大天狗,无法原谅受到伤害仍死心塌地的妖狐,他更无法原谅自己。前路无光,他却成了眼睁睁将好友往绝路上推。

但是当时,他只是想让好友幸福而已啊。

夜叉扒开草丛,眯着眼睛看着妖狐往大天狗那里走去。他看着妖狐揭开脸上的面具,小脸涨的通红,嘴巴仿佛也不利索了。他也看到那金发的大妖微微蹙了下眉,张开口说了声什么,便起身离去,只留妖狐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妖狐!”夜叉心里一紧。他刚站起身来,就看到妖狐化成原型飞快的跑掉了。

妖狐整整三天没有出现在庭院里。

晴明万分担忧。他特意吩咐做了妖狐最爱吃的饭菜和糕点,用小食盒装了,独自一人去了妖狐房里,也去了大天狗房里。不知道晴明到底和妖狐说了什么,过了又一日,妖狐便穿着最喜欢的“风雅之士”出现在庭院里,和一群女式神嘻嘻哈哈笑闹着。

大天狗出现在庭院里,妖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仍是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大天狗倒是没有说些什么,脸上也没有做出什么表情来,仍是那副淡淡的模样。只是夜叉注意到,大妖每次看到妖狐和女式神闹成一团,眉毛便轻微的蹙在一起,手也紧了紧。

又过了几个月,夜叉在路过寮里的樱花树时,却看到妖狐正和大天狗接吻。

樱花飘了他们满怀,有一瓣落在了大天狗的鼻尖上。妖狐踮起脚去小心翼翼的拈,却被大天狗抓住手腕放在心口,低下头轻轻缱绻吻着他。不一会儿,妖狐便红着脸低下头,将自己拼命埋在大妖怀里,任由大妖安抚似的抚摸他的头发。

再过了几天,寮里的大妖小妖们都知道,大天狗和妖狐在一起了。比如说,妖狐每天早上会跑到大天狗房门口,带了一束沾了露水的花,然后两个人牵着手出去晒太阳;一起出战的时候,每当妖狐有危险,大天狗会毫不犹豫的以身相护,身上划出各种血痕,妖狐又心疼的吹吹摸摸。两个人成双入对,好像再也不会分开。

夜叉笑了,也竭力去忽视心中那隐隐的不安。

“只要你幸福就好……”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们一直是幸福的,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





亲爱的

三观不正,厉鬼狗&妖狐

万圣节贺文,随笔,文笔糟糕,多多包容。

下午下了课,妖狐叼着棒棒糖晃悠进了班。他刚坐定,一旁的同桌就凑了上来:"班长,明天就是万圣节了,咱们是不是应该用班费给班里同学买点糖啊~"

妖狐扭头瞅了瞅同桌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伸手把他往外推了推:"谁的主意?"

在太阳的照耀下,他的眼睛轻轻的眯了起来,里面有一抹金光散了过去。

同学怀疑自己花了眼。但是下一秒,他看到妖狐似含着情的眉目瞥过来,忙笑嘻嘻道:"大家伙儿可都是这个想法呢!班长,你可不要心疼那点儿班费哦。"

妖狐耸耸肩,说声"好"。他把嘴里的棒棒糖移到另一边,糖磕在牙齿上,发出一道清脆的撞击声。他起身去后面的柜子里取了钱,又晃晃悠悠往外走。

妖狐去了距离学校最近的市场,买了一大堆棒棒糖。他拎着沉甸甸的袋子,看看表,快要赶不上晚自习了。

他烦躁的啧了一声,便转身向一条小路走去。这条路是距离学校最近的一条小路,却很是荒凉。听说十几年前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个晚上,学校里当时最有前途的学生会会长被一个抢劫犯杀了。后来就有传言说,受害人化身厉鬼,夜夜徘徊在小路上,眼睛滴血,一身白衣,非常凄厉。

学校里还流传着一个传闻,晚上走这条小路,千万不能出声。只要说一句话,就会被厉鬼盯上,轻则受惊,重则送命。

妖狐偏不信这个邪。他晃晃悠悠走着,一路哼着歌,还在一个角落唧唧歪歪哼了几句,便走出了这条小巷,倒也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班长,你回来啦~"妖狐刚进班,一群女孩子就群拥而上,伸手接袋子的接袋子,翻口袋的翻口袋。妖狐无奈的伸直两手,任她们摸来摸去。

"好啦好啦。"妖狐道:"今天晚上,有没有人要和我一起去探险的?"

立刻就有同学回应了,一个个的举着手,笑得很开怀。

"好,放学之后在班门口集合。"妖狐飞快的说完,还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嘴唇:"乖,不可以告诉老师哦。"

女孩子们捂着嘴小声尖叫,有些人脸已经红了。男孩子们则上来捣妖狐几拳,笑骂他又在蛊惑人心。

妖狐轻轻的笑了声。

旁边的同学突然大声道:"你今天戴美瞳了?刚才你的眼睛居然是蓝色的!"

妖狐神色一凛,又缓缓笑开了。

"你再仔细瞅瞅。"妖狐把脸凑过去,那位同学在那张艳丽的容貌的冲击下,支支吾吾半天,没能说出话。

放了学,跟老师道过别,妖狐领着一小群同学们出发了。他们偷偷的跑到了那条小路上。

"亲爱的,这次怎么那么晚?"

一道声音突然突兀的出现。

"谁?"一个女生害怕了:"班长,你听到有人在说话吗?"

妖狐笑了。他不顾身后同学的小声劝阻和惊呼,往小路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他便出来了。

身边还有一个男子。那人穿着白色上衣,眉目清俊,脸色有些苍白。

"亲爱的,这些就是你带来的人吗?"

那个男子俯身贴在妖狐耳边呢喃,姿态极其亲密,还轻轻吻了吻他的耳朵。

妖狐也不恼,挑眉看看对面已经有些慌乱和惊恐的人群,笑道:"对啊,这些可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味道鲜美的不得了。你一定喜欢。"

那个男子带着点满足的意味,笑了。

十几年前,他被一个歹徒杀害在这条小路里。他的冤魂一直在此处徘徊,他睁着那双血红的眼睛,化身厉鬼。

有一天,他遇到了他。

这个人类,奇怪得很。他晃晃悠悠走进小路,也不怕化身厉鬼的他。他每每在万圣节前后就妖力大降,这个人类便帮他寻来新鲜的血液。后来,他终于支撑不住魂魄将散之时,妖狐以身饲鬼,一体容纳两魂。

他看了看身旁的人。那人的眼睛一蓝一金,回看他的时候眼波流转,潋滟艳丽。

只有身边的这个人,永远不会离开他,永远陪伴着他。

真好。

大天狗想了想,舔了下嘴边的血痕,满足的笑了。

占tag致歉,就想说两句。

啊一周年了,真好。

感慨万千,但还是要继续爱下去呀。


我会加油快速把这篇文写完的!

表白所有爱着狗崽的大家!

风 番外4

大义狗&失忆狐

风卷起树上的花瓣,再轻轻的托着它们打着旋儿落回地面,看起来温柔极了。

就像妖狐第一次见到大天狗一样。

还很懵懂的小狐狸怔怔的看着树上的大妖,看他那浅金色的发,看他那蓝到纯粹的眸子,看他那淡漠又带了丝笑意的面庞,他一下子愣住了。

那是多么温柔、美丽到极致的妖怪啊。

那树上的大妖见小狐狸发起了呆,竟也没有丝毫不耐烦,而是耐心的又问了一句:" 吾乃大天狗。汝可是晴明的式神,妖狐?"

妖狐这才回过神来,他念了个咒,"嘭"的一声化作书生模样,轻轻将脸上的面具移到一旁。

那张独属于妖狐的美艳脸庞便露了出来。

只见他浅笑着执了折扇,只露出一双魅意横生的眉眼,抬头看向大天狗:"小生是妖狐,大人可不要记错了呦。"

大天狗微微愣神,很快他就轻轻笑了。

"汝可愿在这里看到平安京的盛景?"大天狗站起身,在高高的樱花树上向妖狐伸出手:"和吾一起。"

妖狐没出息的痴了。那天,他们一起坐在樱花树上阅尽平安京风景,聊了很多青森的景物和风土人情,最后二人还分食了一盒樱花妖特意送来的松饼。

入夜,妖狐兴冲冲的跑去找晴明。

"阿爸阿爸!"妖狐一头扎进晴明的怀里。撞的他一个踉跄:"小生终于找到自己的命定之人了!"

晴明无奈的搂住他坐下:" 小狐狸,你一天一个命定之人,阿爸这次一定不会相信你。"

"阿爸,他真的就是我的命定之人!"妖狐撅着嘴不满道:"他有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容貌,还和小生兴趣相投,一见如故,小生最喜欢他了!"

晴明失笑。他掩着嘴轻咳了一声:" 她是哪家的小姑娘?"

"什么小姑娘!" 小狐狸伏在晴明膝上,眼睛亮晶晶的:"是今日从青森来的大天狗大人!"

晴明怔住,嘴里刚咽下去的一口茶也苦了起来。

天狗一族,重大义,爱万民,为维护这世界秩序而生。而妖狐一族,重感情,爱享乐,最是喜爱美丽的事物……道义不同,如何在一起?他看了看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妖狐,又不忍心打断他的话,只得惆怅的叹了口气。

"崽子,你听阿爸说。"

妖狐见晴明端正坐姿,连眉头也皱了起来,便连忙从晴明膝头爬起,规规矩矩的坐好。而后,他就听到晴明道:

"风系氏族越来越少,本应相互扶持。可你和大天狗不是同族,很多系术不同,所以阿爸不能让你二人一起修炼。这次他们回去青森,竟然碰到了你的童年好友夜叉,那孩子嚷嚷着要来,这次也一同回到平安京了。以后你二人便一起修炼,可好?"

"真的吗阿爸!"妖狐兴奋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小生也很是想念他!阿爸,小生现在能去找他吗?"

晴明笑着应允了。他看着小狐狸欢快的跑出去,心里惆怅再一次涌了上来。

妖狐啊,阿爸只愿你一生平安喜乐,无忧无愁。关于命定之人,只愿你仍和往日一样,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风 番外 3

大义狗&失忆狐

日复一日,小狐狸懵懵懂懂的长大了。

他被晴明保护得极好,既没有上过战场见过残酷的战争,也没有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类捉去。晴明喜爱他小小的一只狐狸团子模样,便迟迟没有给他升星。小狐狸每日翘着大尾巴在寮里跑来跑去,浑圆一团,甚是娇憨可爱。

远在京都的稻荷神命白狐送来一套衣服。那是一套蓝青色的衣服,还附上一只狐狸面具,一并送到了晴明的手中。妖狐本来正躺在姑获鸟怀里伸懒腰,听说白狐来了,猛的坐起来撞到姑姑的下巴,连歉都忘了道,便一溜烟窜出去了。晴明出去迎了白狐,又急忙出去寻那小狐狸。

“不见!”妖狐眼泪汪汪的躲在一个角落里,手里攥着一块点心:“大人和白狐哥哥都是坏人!小生才不要见他们!”

晴明伸手把别扭的小狐狸抱起来,瞥见他手里拿着的是白狐最喜欢吃的糕,便笑了:“那你哭什么?”

妖狐气鼓鼓的撅着嘴,一巴掌拍在自己胸口上:“小生是男子汉,小生才没有哭!”

晴明无奈,只得哄了他半天。过了一会儿,小狐狸才不情愿地点点头,表示愿意去见他的白狐哥哥。

晴明托着小狐狸回到前厅,却发现不见白狐踪影。一个式神上前恭敬道:“白狐大人说他尚有要事在身,所以先走了。他还留了一句话。”

小狐狸低着头,深深埋在清明的怀里,看不到表情,手却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晴明伸出手慢慢的拍着妖狐,温声道:“什么?”

“妖狐,神明将与你同在。”

半响,屋内终于传来妖狐的声音。他抽抽噎噎着抓住晴明的衣袖,闷声道:“阿爸,小生还给白狐哥哥带了他最喜欢的糕呢……”

晴明笑了。自此之后。小狐狸便每日乖乖穿了那身书生服饰,戴上面具,将那惊人的面貌掩去了。

光阴飞逝,随着八歧大蛇的复活,平安京也不复往日盛景。一日,晴明唤住在庭院里跑得满身大汗的妖狐,心里涌出淡淡的惆怅。他看着平安京西边的天空,终于下定决心,早日给妖狐升星,以有自保之力。

“姑姑,”看着被樱花妖牵着仍蹦蹦跳跳的妖狐,晴明转身看向姑获鸟:“现在寮里有战斗力的式神可多?”

姑获鸟答道:“大人您忘了,您已经派出去三批式神前去帮助村民,又派出去两批式神维护平安京各处安宁。寮里现在拥有战斗力的式神,寥寥无几。”

“如此……”晴明叹了口气,抬起眼睛又看了眼天空:“那就把青森的式神们调遣过来吧。”

姑获鸟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但仍旧恭声应了。

过了几日,晴明正坐在庭院里作画,顺便看妖狐和众小童玩闹,不由得会心一笑。

妖狐虽然已经升到五星,体貌已近成年男子模样,却因幼年时期过长,还是一团稚气。晴明看他整日穿了书生服饰,便去人类的集市上给他重新做了一套名唤"风雅之士"的衣服。妖狐很是喜欢。

这时,却见妖狐正一手提了黑童子,一手捏着白童子的脸颊,把两个小童气的眼泪汪汪。妖狐发觉玩得过火,还未来得及放手,就看到黑白二式神正往这边赶来。他笑眯眯的迅速放下两个小童,跑过来抱住晴明胳膊,用折扇挡住半张脸,歪在晴明身上撒娇。

两个小鬼见黑白二人来了,便扑过去抱住鬼使白的大腿。鬼使黑瞥了妖狐一眼,便向晴明道:“阿爸,青森的式神们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寮门口候着。”

晴明摸摸妖狐的头,温声道:“好。你且去告诉姑姑,让她带几个式神腾几间屋子,我这就过去。”

鬼使黑应了。

晴明不放心这几个小孩子,又安排了几句,就让他们各自回屋,还特意嘱咐妖狐不要乱跑。妖狐满口应了。他瞅着晴明和鬼使黑白往寮门口走去,便立刻化为狐身,往庭院深处窜去。又仔细寻了一处地方,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微风和煦,樱花瓣飘飘洒洒,落了小狐狸一身。妖狐用大尾巴盖在自己身上,轻轻拂动,又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柔风暖暖的,小狐狸迷迷茫茫的睡了,也没有听到什么大动静。

恍惚间,妖狐感觉有什么人站在身旁,俯下身来看他。他想睁开眼瞅瞅是谁,可是实在太困了,半天也没有睁开眼皮来。

后来,小狐狸仍是睡熟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妖狐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张着小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一咕噜爬起来,揉揉自己的肚子,砸吧砸吧嘴,方才觉得饿。他站起身来,正想离开,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汝是何人?”

风,又吹起来了。





作者有话说:太久没有更新了,感觉很心痛。。。。刚刚踏入社会,的确没有那么从容,时间安排不均。我会尽力更新的!爱你们,比心~

风 番外 二

大义狗&失忆狐

极北的百姓都发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稻荷神身边多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小童。那小童时常被温柔的神明大人牵着,乖乖巧巧的梳着头发,还编了一条小辫子。因为妖狐的毛发最尖端是紫色的,白狐还特意跑去集市上给他买了紫色的发簪戴着。

妖狐也不怕人。一些来许愿或者参拜的信徒会好奇的打量他。小狐狸便一面抓紧稻荷神的手偎在他的身边,一面挺起小胸脯,面上作出自信的样子来。但凡是有人问,稻荷神便笑着揉揉妖狐的头,道:" 这是我的小式神,是白狐的弟弟。"

稻荷神怜惜妖狐打小没有父母也无亲友,便处处多照顾他些。小狐狸也是个极为争气的,懵懂可爱,时常奶声奶气的学稻荷神说话,又总是趴在白狐怀里哼哼唧唧的撒娇,常常惹得神明大人笑个不停。

白狐也极为疼爱他。他是由稻荷神分出的一缕魂魄化成的,自小被万民供奉,早已生出自己的意识,识尽人间百态。白狐化成形之后便是一个俊秀的少年模样,神态冷漠,也只有面对稻荷神和妖狐的时候才会微微露出笑意。

初春时节,稻荷神牵着妖狐往书堂走去。妖狐还太小,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稻荷神便将他抱在怀里,握着他的小手,教他分辨樱花的品种。

妖狐仰着头看那飘飘洒洒的樱花,伸手握住稻荷神的一缕头发,奶声奶气的问:" 大人,你会每天陪着小生看樱花吗?"

稻荷神笑了:" 会,我会每天陪着你。"

小狐狸开心的眯起眼睛。

太好了,在这世间,终于有人陪着小生了,小生终于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

寒来暑往,小狐狸在稻荷神和白狐的陪伴下又度过了两个年头。他在书堂里认识了一个小伙伴,名叫夜叉。夜叉比他顽皮多了,成天怂恿着妖狐去做些坏事,又在别人欺负妖狐的时候挥着拳头揍人。两个人每天一起上下学,形影不离。

直到那一年,京都水患。

人间饿殍遍地,民间哀怨。天皇亲派使臣来拜稻荷神,请他回到京都,赐予万民福泽。稻荷神看看还在怀里吃着糕甩着尾巴的小狐狸,难得的发了愁。

这么小的一只狐狸,怎么经得起那一路颠簸呢?他还那么善良可爱,那双懵懂的眼睛从来没有见到过世间疾苦,他还那么小……

稻荷神犹豫了,直到他听说京都阴阳师晴明来到极北游玩。

"如此这般,我且把小狐狸托付于你。"稻荷神看着庭院里缠着白狐玩闹的妖狐,叹息道:"他仍是我的式神,待他成年,我自当将他接回。"

"自然。"晴明慎重的答应了:" 受神明大人所托,晴明不甚荣幸。"

庭院里,小狐狸仍旧什么都不知道还在乱跑,被化成狐形的白狐一口叼住后颈,拎到稻荷神身边。

"小狐狸,我是晴明。"晴明温和的向他笑:" 你可愿和我一起到那遥远的地方,领略平安京的盛景?"

小狐狸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歪着头想了想,问道:" 大人和白狐哥哥也去吗?"

"去的。"稻荷神摸摸他的头,答道:" 你先随晴明一起去,我们随后就到。"

小狐狸开开心心的答应了。两日后,他跟晴明一起欢欢喜喜的坐在马车上,又由姑获鸟和青行灯照顾着,不吵也不闹。

稻荷神看着那离去的马车,喃喃道:"不知他可否会恨我离他而去。"

白狐恭敬道:" 妖狐长大了,自会懂得大人的苦心。"

稻荷神叹息一声:" 那便是恨了。"

漫长的时间以后,妖狐终于到达了晴明的寮里,见识了平安京的盛景。但是活泼的妖狐慢慢变得沉默了,不爱说话也不愿意好好吃饭。晴明叹息几声,只得把他抱在怀里每日哄着他吃饭入眠。

过了一个月有余,小狐狸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哽咽着问:"晴明阿爸,稻荷神大人和白狐哥哥是不是不会来了?他们是不是不要小生了?"

晴明连忙安慰他,将其中难处细细讲尽。妖狐慢慢停止抽噎,把头埋在晴明的怀里。晴明揉揉小狐狸的头顶,俯身在他头上亲了一下。

"放心吧,阿爸永远不会离开你。"

作者有话说:
100粉达成!!!!!感谢大家!!!目前有两个小可爱点梗,我会尽快写完!爱你们~

风 番外 一

大义狗&失忆狐

妖狐是极北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

当妖狐还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生于何时,生于何处,他的记忆从一片雪白开始。

那时候的妖狐,路都走不好,也掌握不住平衡,经常在雪里留下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他没有父母,也没有小伙伴,没有人教他怎么去捕食猎物,也没有人教他怎么取暖。

冷了,小狐狸就在雪堆里扒拉一个洞钻进去趴着,眯着眼睛看外面飘雪; 饿了,他就蹦跶着捉鱼吃,吃完一条还要带一条回家存起来以后吃。

小狐狸不懂什么是寂寞。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狐狸。稍稍长大了一些后,小狐狸会经常撅着嘴扒拉雪堆儿,心里闷闷的。

都没有人陪着小生玩儿,他暗暗的想。如果以后小生有朋友的话,小生一定给他抓很多很多鱼吃,小生一定会每天都陪着他玩儿。

那样的话,小生就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想着想着,妖狐眯着眼睛开心的笑了。

谁知在第二个年头,天气突变,下了整整一个月的雪,刮了整整一个月的寒风。小狐狸在自己好不容易扒拉出来的窝里躺着,却瞅见不久前储备的鱼就要吃完了。他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抖抖身上的毛,精神抖擞的准备出去逮几条鱼。

雪下的太大了。白茫茫一片,冷的妖狐牙齿都在打颤。看不到终点也看不清脚下的路,小狐狸后悔的不行,可是实在没有力气返回自己的住处。他趴在雪地上发出微弱的声音,最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一只小狐狸?"一个声音似乎从天边传来:" 这都睡了几天了,还是昏着的。大人,我们要不要……"

"这只小狐狸不该绝命于此。"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你且再去请位山下的大夫来,切记,不可再露出狐狸尾巴。"

另一个声音应了,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小狐狸悄悄睁开眼睛,只看到那人着一身红衣,腰上挂了几个狐狸小挂件,还没等看到那个人的脸,就吓得尖叫的一声躲进被窝。

那个人笑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妖狐呜咽一声,有些不满的又往暖和的被窝里缩了缩。

只有小生的命定之人,才可以摸小生的耳朵!他暗自有些气恼,却又觉得那个人身上有一股让人忍不住亲近的味道。

"极北荒寒,竟孕育出你这只天生带了灵气的小狐狸。"那人也不生气,把被子帮他往上拉了拉:" 我乃稻荷神,相逢皆是有缘,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小狐狸扑腾着从被窝里挣扎着爬出来。他还不怎么会说话,也化不成人形,只能用稚嫩的爪子着急的对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比划着。

"为何?"那人问他。

小狐狸歪着头想了想,又急切的盯着稻荷神看,嘴里呜呜的轻叫两声。

稻荷神笑了:" 你既愿为人,我定当满足你。"

作者有话说:

啊啊啊最近真的太忙了!!!抱歉了各位!!!我会尽力更的!!!这篇文并没有完结,番外结束了还有正文!!小可爱们点的梗我已经构思好了!!!尽快写!!!爱你们!!!

风 十四

大义狗&失忆狐

几乎在一瞬间,稻荷神怔住,面容绷紧。而后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慢慢绽开了一个笑容。

"说的很好。"稻荷神缓缓道。他抬眼看大天狗,面色终是流露出不忍。而后他叹息一声,轻声道:" 他已经被送去还魂了。"

"什么?"大天狗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

"妖狐已经被送去还魂了。"稻荷神很耐心的解释道:" 那些话只是为了试探你。他的魂魄随我而来,狐族的人已经准备好还魂仪式,方才白狐便引了他去了。"

"为何不告知吾。"大天狗慢慢攥住手里的折扇,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吾也可助他一臂之力。"

"那里有很多妖狐的同族。"晴明解释道:"你们不同为一族,万一妖力相冲,后果不堪设想。"

"那一会儿吾去守着他",大天狗缓缓道:" 吾可以照顾他。"

"不必。"稻荷神立刻否决了他的想法:" 白狐是我的式神,也是狐族的守护者。让白狐来守着,最好不过了。"

"可是,"大天狗恍神了一下,嗫嚅着道:" 他怕疼……他需要吾。"

他还怕黑,怕苦。吾的爱人,从小没有吃过苦,稍微疼了就会哭,吃到苦的东西会皱着眉呲牙咧嘴,为了讨好他的小姐姐会把尾巴递到别人怀里。后来他爱吾,为了吾可以把这一切都忍了。如今这么大的事情,吾怎么可以不陪着他。

"大天狗。"稻荷神站起身,垂下眼看他。神的面容流露出悲悯之情:" 妖狐有很多人照顾,哭了会有人替他擦去眼泪,痛了会有人帮他减轻苦楚。"

"不……"

"你想说不一样是么?"稻荷神走到他的身边,直视他的眼睛,道:"从前很多人爱他宠着他,可是你不爱他。他哭了疼了,你可管过一次?如今你爱他,知道心疼他,可他忘记你了,他不再需要你了。"

"我已在法术里汇入神力。"稻荷神不再看他:" 他不会恢复之前有关你的记忆,也不会再记起失忆的时候与你相处的光景。"

"他以后也会有爱人,不过不是你了。"

稻荷神像是宣判一样说出这句话,转身向外走去。晴明也没有想到稻荷神会做出这种举动,忙道:" 我去劝劝他,你且回屋去罢。"

大天狗像是受了重击一般,站在原地半晌无话。他脸色惨淡,嘴唇却显出猩红色,一整个人显然是已经被逼到绝境。

"为什么。"他轻轻问晴明,"为什么你们都想着拆散吾二人。"

晴明僵住,半天答不上来话。最后,他长叹一声,道:"个中缘由,待我以后向你细说。我现在去看看妖狐,你且放心,一切有我在。"

大天狗听了,不再说话。他转身回屋,连东西也不带,直接飞回了爱宕山。虽说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去了,大天狗却无心顾及景色变化,匆匆躲进自己的屋子,留下一群侍卫面面相觑。

"大人,酒吞童子大人和茨木大人来拜访您了!"侍从在屋外轻声道,充满担忧。

自从大人回来,已经有十日没有出门了,只每日在屋内喝酒,喝醉了就和衣倒在地上睡,也不让人进屋,饭也不好生吃。

"不见!"大天狗刚醒,头疼欲裂。听见有人来,心中更加烦闷,难得的发了脾气。

"大天狗,我和挚友来看你!"话音刚落,门就被茨木一把拉开,他身后还跟着带了酒的侍从和阴沉着脸的酒吞。

二人一进屋,就被屋内的酒气熏的直捂鼻子。酒吞皱着眉道:"你这几日闭门不出,就是在家喝酒?"

大天狗理都不理他,只是伸手又拿了酒喝起来。

酒吞看不下去,直接夺过酒杯:" 区区一只小狐狸,至于你如此?你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妖,如何竟落魄至此?差点成了妖界的笑话了。"

大天狗听见他提到妖狐,更加沉默了。

茨木看不过,便道:"前几日,我们正好去找博雅,就顺便去看了妖狐。"

大天狗的眼睛猛地一亮。

"狐族对他竟如此重视,稻荷神每天都仔细看护着。"茨木啧啧称奇:" 他恢复的极好,我们去的时候,那小狐狸正和一只白狐狸一起比赛爬树呢!"

大天狗听了,心里稍稍放下心。下一秒,他的心又被揪了起来。

"你知道吗?"茨木神秘兮兮道:" 再过几日,稻荷神就要带了妖狐走,估计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庭院里,樱花树永远如三四月般,花瓣飘飘洒洒落了满园。粉的白的,掺杂在一起,不会凋谢也不会破损。大天狗终是做贼一样赶了回来,却不知道如何去见那只小狐狸。

那只又忘了他,不会再爱他的小狐狸。

区区一只大妖,站在樱花树下想了半天措辞,又默默演练了数百遍相见的场景,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最终,他放弃一般准备飞上樱花树,寻了他以前常呆的地方。

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庭院,说不定,可以见到妖狐呢。

大天狗刚飞上去,不由得怔住了。一只小狐狸乖巧的蜷着躺在那里,一副书生打扮,脸上还扣了一个狐狸面具。听到有翅膀的声音,小狐狸懵懵懂懂的爬起身,一手掀开面具,一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 你是……咦,你是哪里的妖怪,小生之前没有见过你呀。"

一瞬间,大天狗的眼泪涌了上来。他轻轻咳了一声平稳情绪,而后郑重的将折扇放到胸口。

"初次见面,吾……吾乃大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