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100粉点梗

抱歉占tag

好像有100粉点梗这个。。。刚来lofter,我也不太懂。100粉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先把梗收了吧。

cp狗崽,每一个梗大概写一个小短篇(?不确定?) 不限甜虐,不限题材。

我的幸运数字是7,那就在所有的评论里面选择7个来写(≧∇≦)/

如果没有小可爱们点梗的话,那就争取把目前的两篇文章完结了。

鞠躬,爱你们。

风 十三

大义狗&失忆狐

伏见稻荷,掌管百谷,镇守房屋,以福德庇佑百姓,世人因此奉之为神。

纵使大天狗身为大妖,也不得不对神明心怀敬意。他向着稻荷神微微低头,以示尊敬,而后就默默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床上的小狐狸身上。

他看上去已经没有大碍了。大天狗眼睛眨都不眨的注视着妖狐,看到那只小狐狸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四只爪子合拢去扒拉稻荷神的手,毛茸茸的一团,可爱极了。

突然间,稻荷神将小狐狸抱了起来,伸手摸摸它的小脑袋。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体型比妖狐大得多。这只狐狸扒在稻荷神的膝盖上,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蹭妖狐。

妖狐先是翘着小鼻子细细的闻了闻,这才兴高采烈的低叫一声。这两只狐狸轻轻碰了碰鼻子,而后一起跳到地面上,轻盈的向屋外跑去。

大天狗一怔。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制止妖狐,稻荷神就笑道:" 那白狐是我的式神,不用担心。"

大天狗没说话,只看向晴明。晴明冲他点点头,他才安心地寻了一处坐下。

"我离开狐族已久,成神之后更没有怎么回到故乡。"稻荷神像是讲着故事一样,微笑道:" 后来我只回去过一次,就在雪地里捡到了这只小狐狸。"

大天狗抬起眼,像是分辨他说的话的真假。

"当时他一个小狐狸在雪地里冻的走不了路,哼哼着找吃的。我给他取名小突突,想把他带回神社,但是那一段时间京都水患,我实在顾及不上他。" 稻荷神陷入回忆中:" 幸好在极北遇到了晴明,他又极为喜欢,所以他就把我的小狐狸带走了。"

而后,他侧身向晴明道:“昔日小突突曾写信告诉我,说是找到了命定之人。那封信写的七零八落毫无规矩,我便想着,这孩子定是高兴坏了。”

晴明便也笑了。

大天狗见他言语中甚对妖狐宠爱,索性直接问起妖狐魂魄之事。

“我这次来便是为了此事。”稻荷神叹口气,道:“妖狐失散的几缕魂魄极为不稳定,玉藻前也怕路途遥远多生事端,便请晴明带妖狐回到极北,等他休养好身体再回来。”

“不可。”大天狗不假思索道:“区区几缕魂魄都经不起折腾,妖狐身体那么差,更经不得颠簸。"

"大天狗。"稻荷神没了笑容,声音也收敛起来:"这件事情不能出现任何差池。你看妖狐如今的模样,难道你希望他永远这样傻乎乎的?或者是,永远记不起你?"

"吾……"大天狗被这句话哽住。

晴明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既然大天狗也那么担心妖狐,不如让他一起去,也让他放心。"

稻荷神叹口气,道:" 你们二人的事情,外人插不了手。如果妖狐以后恢复了记忆,你且记住,给他一个机会去选择他想要的生活。哪怕这生活里,再没有你。"

闻言,大天狗站起身来。他面色沉郁,似有十分怒意。

他看着稻荷神,轻声道:" 只要吾还在这人世间一天,妖狐就必须呆在吾身边,谁也不能带走他。"

哪怕是神明。

风 十二

大义狗&失忆狐

明明灭灭之间,阳光稀疏的漏下来,摇摇晃晃照在脸上,刺眼的很。

大天狗伸手遮住眼睛,怔了半天。他如置身梦境,眼前的布置眼熟的很,却不知道何处见过。

他迷迷糊糊的撑着半直起身,只看到窗户那里站了一个人。窗外种了染井吉野,一片片花瓣飘起来,把窗外都飞茫成白粉色。那人穿了白色带了蓝色花纹的狩衣,正倚着窗台专注的往外看,窗台边的茶几上放了一把折扇并一盒糕饼。

心又开始钝钝的痛,眼睛也被什么迷蒙住。大天狗捂住胸口,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你醒啦!”

那人听到声音,忽地转过身来。大天狗撑住头,只见那人几步快走到床边,执住他的手。大天狗一言不发,伸手紧紧抱住那人。

大天狗轻轻在他的脖子那里亲吻,然后将这个翘着尾巴扑腾的小狐狸紧紧搂进怀里。

太瘦弱了,大天狗想。为什么之前总以为这个人很坚强呢。是因为在战场上见过他杀伐四方的模样吗?还是因为他总是笑着没垮过脸?还是……

“怎么?”那人急了:“可是被梦魇住了?”

大天狗摇摇头。他迷迷糊糊想起来,方才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荒唐到极致的梦。梦里,他的爱人遍体鳞伤,也记不住他了。

那人不依,推开大天狗,想得到一个答案。大天狗仍旧扶住他的肩膀,仔细的打量着。那个人眼神固执得很,嘴巴都撅了起来。

大天狗只得含糊着道:“我做了个梦。梦里……你不要我了。”

他说完便有些负气般扭过头不去看那人,谁知那小狐狸听了这话竟笑了。

大天狗瞧见他的笑容,内心有块地方仿佛活了过来。他抿着嘴,恍惚不察,被小狐狸捧着脸亲上来。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细密的、甜甜的吻。

“傻子呀。”大天狗听到那人在他耳边发誓一般道:“我比爱我自己更爱你,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你发誓,不能离开我。”大天狗说着,声音都哽了起来。那梦太真实,真实到让他害怕。如今,他哪里还有大妖的模样,只不过也是一个被爱情折磨的可怜虫罢了。

“好好好,我发誓。”妖狐伸手复将大天狗搂到怀里,笑嘻嘻道:“如果哪日我离开你了,就让怨灵来罚小生魂飞魄散,再无天日罢。”

大天狗瞳孔猛的一缩。他推开妖狐,只见妖狐眼里没有丝毫情意,只剩冷漠和鄙夷。突然间,那人破碎开,如萤火向四处散去。

大天狗目呲欲裂,伸手去抓。这一抓不当紧,他猛的一晃头,竟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起来的太猛,大天狗眼前一黑,挣着才没有倒下。

“大天狗大人?”一个犹疑的声音传来:“您可还好?”

大天狗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居何处,缓了一下,眼神才清明起来。莹草正站在床边,担忧的看着他。

“吾……无事。”大天狗道:“妖狐呢?”

“极北狐族的人今早到了寮里,晴明大人便带了妖狐大人去了。”莹草想了下,道:“妖狐大人身体已经基本无碍,今早还多吃了一大碗油豆腐皮和鸡肉拌的饭呢!”

“多谢。”大天狗又躺下来,“吾有些不适,汝先退下吧。”

屋里又静了下来。大天狗将手搭在额前,慢慢的遮住眼睛。

为何是梦,又幸好是梦。

爱上妖狐的时候,他自己仍旧没有察觉。发现自己的变化之后,他内心惶恐又不安,认为这狐狸不过一介小妖,竟敢阻他追寻大义之路,所以违心做出百般事情来,将妖狐往外推。后来,他终究爱上妖狐,却习惯了妖狐待他极亲热的模样,有时难免因着大妖本性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现在妖狐忘记前尘往事,未尝不是好事。

大天狗内心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便摇摇头,苦笑一声。

记得夜叉曾指着他鼻子骂,问他为何待妖狐这般。

大天狗那时还没有和妖狐在一起,自然皱了眉,答道:“因为吾不爱他。”

夜叉气急,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大天狗看他再无下文,转身便走。

身后夜叉气急,恨恨道:“大天狗,你认不清自己,本大爷无话可说。我只愿有一天,你真心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却理都不理你,把你对妖狐做过的事情全都报应回你身上吧!”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大天狗恍惚想着,好像自己直接走了,不屑与这小妖再费口舌。

真是讽刺。

罢了,如今作茧自缚的是他自己,何苦再害那只小狐狸。当年不愿意去爱的是他,如今尝尝妖狐曾吃过的苦,也未尝不可。

想着,大天狗从床上直起身来。他向窗外看去,明明早就过了樱花的花季,晴明却仍旧用法术维持着。大天狗看的心烦,便施了道风,破了那咒。如今已经到了六月,恰是梅雨季节,窗外淅淅沥沥,不知道已经下了多久。

大天狗坐下,伸手拿了笔,写了些什么。写毕,他便随手放了那纸张在桌上,出门去寻狐狸。

“大天狗大人!”

天邪鬼青正守在晴明门外,远远地见大天狗来了,便忙道:“大人,晴明正和狐族的那位大人在商谈事情,要不等会儿您再……”

“可是大天狗来了?”屋内突然传出晴明的声音:“快让他进来罢。”

大天狗向天邪鬼青微微点头,便进了门。他走到前厅不见人,晴明的女式神出来引了他直往内室走去。一进内屋,大天狗便看到小狐狸又化了原型,正躺在床上被人摸着背上的毛,舒服的直哼唧。

听见大天狗的脚步,小狐狸睁开眼睛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大天狗绷了一早上的嘴角刚刚舒展开,便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

“这位便是爱宕山大天狗了?”

大天狗这才把目光转到来人身上。只见那人穿了一身白色直衣,眉目明朗平和,身上竟围绕着一股纯净的神气。

他见大天狗不说话,便笑着介绍道:

”我乃伏见稻荷。”

风 十一

大义狗&失忆狐

上一章有点虐,我需要糖分歇歇。

"住手!"一声怒喝传来:"大天狗,你竟失心疯了不成!"

说是迟那是快,一道风勒住大天狗的手腕。

来者正是一目连和荒。二人恰好在夏日祭这天被晴明邀来寮里做客,没想到看到大天狗慌慌张张抱了浑身是血的妖狐回来。一目连去帮忙,荒站在一旁插不上手,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大天狗。

大天狗神色郁郁眼中无光,后来竟转身踉跄踉跄地走开了。荒偷偷的跟上来,这才正好撞见大天狗自灭元神,情急之下只来得及出声阻止。幸好一目连出来寻他,这才堪堪救了大天狗。

大天狗闭着眼睛,置若罔闻。他和一目连同属风系式神,哪会受区区一道风的限制。可是当下他心神混乱,挣了几次竟没能挣脱。最后大天狗索性放弃了解开枷锁,而是用另一只手往自己胸口上拍去。

荒早已冲到他的面前,几下制住大天狗。一目连着急道:"妖狐尚有气息,你在此寻死觅活做甚?"

大天狗眼神微动,立刻停止打斗,扭头看向一目连。

一目连叹口气:" 妖狐是由于缺失的魂魄被人追捕、差点被反噬过去才吐血的。"

大天狗挥开荒制住他的手,几步走到一目连面前:"怎……怎会如此?"

"刚才晴明已经得了消息,是狐族派人捉住妖狐失去的魂魄,过几日就可送来与妖狐融合。"一目连解释道:"刚才小狐狸就已经醒了,我才过来找荒的。"

一日之内,大喜大悲。大天狗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情绪,只得强行按捺住自己,恭敬的向一目连行了个大礼。一目连摆摆手,便和荒一道回去了。

大天狗静静站了一会儿,便缓步往晴明屋内走去。刚到门口,就看到晴明正在门口和八百比丘尼说话。晴明见了大天狗来,连忙招呼他。

待大天狗走到跟前,晴明便笑着说:"你刚才去哪里了?妖狐醒来以后还嚷嚷着要找你,被我劝住了,好容易才喝了药睡下。狐族已经找到他那几缕残存的魂魄,估计过一段时间才能送到。"

八百比丘尼便笑着对晴明说:"今日之事,想必大家也受了不少惊吓,不如早早的遣了众式神回去休息。我一会儿寻了山兔去我那里取些药材和食物,然后让厨房熬些药膳分给大家。"

说着,她扭头对大天狗道:"你们都回去吧。妖狐这里有我照顾,万事皆可放心。"

晴明听了连忙道谢,便遣了众式神各自回屋,只留了桃花妖在外屋休息,以防不测。他又邀了博雅,一起去为妖狐融魂做准备。不多会儿,众式神散得干干净净,只留下大天狗和八百比丘尼在屋门口站着。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正准备往屋内走的时候,八百比丘尼柔柔的唤住他。

"大天狗大人,你和妖狐的情路颇为坎坷。" 八百比丘尼略有些感慨:" 我虽有些预知能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

"你们二人之间,注定还有一劫。"说到这里,她看到大天狗转过身来,便接着说:"如果你们能撑过去,纵使往后世事沧桑、风云际变,你们二人也会相携走下去。如若不然……"

她深深的看了大天狗一眼,叹息一声,便转身寻找山兔去了。

大天狗一言不发进了屋子。他径直走到妖狐床边,坐在床沿上,痴痴的看着这只小狐狸。半晌,他站起身来,伸手将妖狐往床里面抱了抱,然后脱了鞋袜,和衣侧身躺在妖狐身旁。大天狗轻轻握住妖狐的手,握暖了以后放在自己的胸口那里,而后安安静静的睡了。

他实在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一阵均匀而轻浅的呼吸声便传开来。这时,妖狐缓缓睁开眼睛,睁着鎏金般的眸子细细的看他。

半晌,他在大天狗额上印下轻轻的一吻。

风 10

大义狗&失忆狐

待到第二日,妖狐开开心心的换了新衣,白色的衣襟上染了蓝色的花纹,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大天狗仍是穿了自己的一身狩衣,随身带了一个钱袋子,便拉着妖狐下山去。

二人在山中呆得久了,不知人世间何年何岁。这次竟也碰巧,正好赶上了京都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妖狐听了,高兴的耳朵差点没藏住,拽着大天狗的手嚷着要去看烟花。

大天狗无奈,只得向路人询问烟花大会的地点。那小姑娘看看大天狗又看看妖狐,羞得一张脸通红,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手指一挥跺着脚跑远了。妖狐伏在大天狗身上笑得前仰后合,惹得大天狗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

他们下山早,烟火大会还没有开始,妖狐便拉着大天狗去庙会的各个小摊上晃。妖狐看到有卖炒面的要吃,有卖芝麻糖的也要往前凑,最后一手抓了鲷鱼烧,一手端着一盒栗子糕,嘴里还直嚷嚷着要吃苹果糖。

大天狗怕他吃坏了肚子,在路上总是要伸手替他揉揉肚子,又要擦掉他脸上的糕饼残渣,还要提防人多挤着这只顽皮的小狐狸。不一会儿功夫,大天狗累的直叹气,妖狐反而越发精神了。

"大天狗大人快看!那边有捞金鱼的!"妖狐吃下最后一口苹果糖,蹦蹦哒哒就往另一个摊儿上跑。大天狗刚结了苹果糖的帐,扭身就看到妖狐蹲在一群小孩子中间,咋咋呼呼的闹作一团。

大天狗站住了。他注视着妖狐的背影,面上浮现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笑容。突然几个小姑娘好奇的看着他,他才捂着嘴轻咳几声,快步往妖狐那里走去。

妖狐捞金鱼输给了几个奶娃娃,撅着嘴甩手不玩了。他拉着大天狗继续往前走,就是一些卖风铃、扇子等小杂物的摊位。二人饶有兴趣的挑了些小礼物,又让人包好了准备带回去给寮里的小姑娘们。妖狐挑花了眼,正埋着头纠结送给晴明阿爸哪个折扇好的时候,大天狗却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张狐狸面具。白白的粉面上,画师用笔勾勒出一个小狐狸的面庞。似张非张的眼睛,高高端起的下巴,眸子里带着点不恭与玩乐,嘴角挑的恰到好处。大天狗也没有多纠结,直接买了下来扣在了妖狐头上。

"嗯?"狐狸崽子被大天狗吓了一跳,伸手摸摸头才发现是一张面具,便也不多计较,扒拉下来看看,又乐滋滋的戴了上去。摊子上挂了一盏灯,妖狐的整张脸都拢在那橘橙色的光里面,妖冶得令人心惊。

不知怎地,大天狗突然想起那首俳句。

"狐狸变作公子身,灯夜乐游春; 狐狸取乐水仙旁,清冷月夜光。"

不多会儿,礼物都打包好了,大天狗便一手拎着东西,一手顺势牵起妖狐的手。妖狐也没有挣开,仍是开开心心的蹦蹦跳跳。

哪像个公子哥,分明是个小孩子。

大天狗心里暗暗的下了评语。

"大天狗大人你快看,烟花大会开始了!"妖狐突然扭头对他大声道,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大天狗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被妖狐拉着往前跑。他伸手拽住妖狐,念了句咒,二人便腾空而起,落到了一片高地上。

妖狐笑着尖叫着,气都喘不匀,刚落地就跑到前面,拍着手蹦,过了好一会儿才肯坐下来。

"谢谢你,大天狗大人!"妖狐整张脸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眼睛里亮的似闪烁着星星一般:"这可是小生第一次看烟火呢!"

大天狗顿时理解这一路上妖狐为何如此兴奋。他对妖狐笑笑,道:"只要汝喜欢,吾可以天天带你来玩。"

"真的吗?"说着,妖狐就把头枕在了大天狗的肩膀上,也不管大天狗突然加速的心跳:"那就太谢谢你啦!"

大天狗侧过头看他,只见妖狐怕羞一般,伸手将面具拉了下来,盖在脸上。他用手扣住妖狐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然后用另一只手轻柔的托住妖狐的脸,怕他太累睡熟了滑下去。

妖狐好像累坏了,趴在大天狗肩膀上也不出声。大天狗拥着他看天上的烟火,内心竟有些感激。他感激那不知名的神明,在经历那么多磨难之后,让他们二人还有这样相拥的时刻。

过了一会儿,烟火停了,人群也渐渐散去,街市上不复喧闹。大天狗觉得也该回去了,他便轻轻晃了晃小狐狸,又揉了揉小狐狸的脸蛋。

大天狗正待出声,突然觉得揉了妖狐脸蛋的手上有些粘腻。他不禁笑出声,这狐狸都多大了,睡个觉还能流口水。

大天狗想着,无意间往手上暼了一眼,浑身一僵。

那是红色的。

血……

大天狗猛地扶过妖狐,伸手揭了妖狐脸上的面具。打开的那一瞬间,大天狗觉得身上的血都凝住了。

他心心念念的小狐狸满嘴的血,那血流下来沾得妖狐前襟上都是,把那白色的衣服生生染成了红色。他的头歪在那里,面上苍白,嘴里只是徒劳的张着,已是进气少出气多的模样。

大天狗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回的家,又是如何叩开晴明的屋门。他被急匆匆赶来治疗的式神们推开,耳朵里充斥着尖叫和哭泣声。大天狗怔怔的站在门口往里看,却只看到惠比寿叹着气摇了摇头,晴明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那场景像是慢动作一样回放了一遍又一遍。大天狗突然想,那哭声太刺耳了。那声音钻进他脑袋里,离得很远又好像很近,绞得他连眼前的画面都看不清了,搅得他要吐了。

他们为什么都在哭呢。

难道妖狐又要死了么。

大天狗茫然的站着,茫然的回想。原来当自己以为有神明眷顾终于寻回心心念念的爱人的时候,他的爱人正痛苦的躺在他的肩膀上流血,喘不过气来。

原来神明对吾的眷顾,就是让吾的爱人死在吾的怀里。

大天狗终于不再站着了。他恍恍惚惚的往自己的屋里走,手里攥着刚刚送妖狐的面具。他快步走回屋子,走到水井旁边,拿出一块抹布,细细的擦拭着面具上沾的血。擦了半天,血迹都被他擦花了,那张狐狸脸好似嘲讽一般,咧着嘴对着他笑。

大天狗没有流泪。他只觉得自己心里疼得厉害,就像有一只手使劲的抓着扯着那颗心脏,还用尖利的刀毫不留情的戳来戳去。他听到了那颗心脏在尖叫和哭泣,好像是求着给他一个解脱。

大天狗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狐狸面具,仔细的把它戴在头上。他用妖狐的折扇对准自己的胸口,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而后用对爱人那般缱绻温柔的语气低声道。

"风袭。"


注: "狐狸变作公子身,灯夜乐游春; 狐狸取乐水仙旁,清冷月夜光。"
此处摘自松尾芭蕉的俳句。

风 9

大义狗&失忆狐

给大家爱的小心心

临近的阴阳寮的式神最近都多了一个乐趣,那就是每天偷偷的扒拉着晴明寮的墙往里瞅,乐滋滋的看大天狗如何讨好妖狐、又如何被羞得满面通红的妖狐拿了东西各种扔,好不狼狈。

“莫不是大天狗大人被施了咒?记得以前他可是看不上妖狐大人半分,整天沉着脸嘞!”说着,天邪鬼赤干脆用胳膊捣了捣一旁的天邪鬼青:“你说呢?”

天邪鬼青听了,哼了一声,理都不理他,只顾端着小盘子去厨房给妖狐找吃的小点心。

有一次二人坐在樱花树下晒太阳,妖狐又化成狐狸团子,懒懒的躺在大天狗的怀里。大天狗怕他晒着,便用一边翅膀虚掩着他,一边翅膀轻轻给他扇风。不一会儿,妖狐就闹腾起来,蹬着腿直往大天狗怀里钻。大天狗又忙捏了各式小点心和鸡肉往他嘴里塞。妖狐得意的摇头晃脑,吃的满嘴流油。

这情景正好被晴明撞见,气得捂着胸口哎呦了半天,直嚷着那狐狸崽子没有记性又被大天狗吃的死死的,末了还是被博雅劝着扶回了屋。

“他二人的事,你何必气坏身子。”博雅安慰他:“况且大天狗是真的转了性子,对妖狐这样好……你还担心什么呢?”

晴明闻言,只得叹一口气。妖狐自从听了大天狗的表白之后,性子越发骄纵起来,稍有不顺心便化成原型溜去小姐姐的屋里打滚,每每惹得大天狗去寻他。最近更是被大天狗宠的不行,只差没有让大天狗给他上天摘星星、下海取明珠。

他自己不知道,晴明却晓得那是因为妖狐失了魂魄的缘故,渐渐地竟有些神智退化的趋势。如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晴明叹了口气,有些担忧:“玉藻前那里迟迟没有消息,不如我收拾一下,亲自带着妖狐去极北之地拜访。再拖下去,我怕妖狐这些年的修为尽废。”

博雅听了,皱着眉摇摇头:“不妥。你最近身体一直不好,让你二人前去,我实在放心不下。要不再等等,看妖狐身体究竟如何。毕竟他只是丧失部分记忆,你不要太过担心。”

晴明不再言语,房里便沉默下来。

话说这日,天邪鬼青捧了刚从厨房出锅的热腾腾的桂花蜜枣蒸糕和水晶糯米丸子到妖狐房里去,还没有进门,就看到大天狗正蹲在房门口挥着自己的团扇给妖狐煎药。见天邪鬼青来,他脸上竟也有了几分笑意:“汝来得正好。这药也煎好了,汝且放在这里,吾一会儿一起拿进去。”

说着,他也不怕烫着手,熟练的端着药罐往碗里倒,倒好之后用一个托盘托着,又用另一个小盘子盛了几块糕点。弄完这一切,他笑着将另一个装了大半糕点的盘子递给天邪鬼青。

“妖狐他不能吃这么多,这些糕点汝拿去,近来多谢了。”说完,大天狗就站起身往屋里走,留下天邪鬼青一个小妖开心的原地乱蹦。

大天狗进屋一看,妖狐趴在床上睡的香,怀里还搂着大天狗央傀儡师做的一个天狗玩偶。夜叉正坐在窗边摸着雪女送来降温的冰块儿,嘴里喝着茶,见大天狗进来,便朝着床铺努努嘴:“你邀本大爷过来,没想到是让本大爷来带奶娃娃来了。还没和他说上两句,这死狐狸倒好,一个人直接睡着了!”

“他最近越来越嗜睡,大概是因为药的缘故。”大天狗走到床前,伸手捏了捏妖狐爪子上的小肉垫,低声哄着:“小狐狸醒醒,该吃药了。”

妖狐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着在空中乱蹬腿。大天狗耐心的把他捧起来搂在怀里晃了晃,这才把妖狐哄醒。妖狐迷迷瞪瞪的坐在床上张嘴吃药,大天狗先拿了块小点心塞在他嘴里,这才给他喂药。吃完了药,妖狐又张开嘴讨点心吃,大天狗便一块一块捏着给他喂了。

“哎,哪有先吃点心后吃药的道理?”夜叉瞧见了,在一旁道:“嘴里尝了甜味,再去喝药,岂不是害苦了他?”

大天狗怔了一下。

妖狐却不管那么多,听到这话便朝夜叉呲牙咧嘴道:“是我嚷着要吃的!叉子你快回去吧,刚才我都听到你肚子咕咕叫了!”

夜叉和妖狐又互相做了个鬼脸,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妖狐回过头见大天狗还在发呆,便推了他一把道:“小生最近老是呆在屋子里,今天能不能出去玩呀,大天狗大人?”

一句普通的大天狗大人,尾音硬是被那狐狸绕了好几个弯,娇娇俏俏的讲出来。大天狗看着他,面上不禁浮现出温柔的神色:“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再等等可好?”

妖狐听了,眼珠子滴滴溜溜的打了个转,便清清嗓子开口道:“大天狗大人,我们不妨来打个赌,如果小生接下来做的一件事能逗你笑,那你就要带我去人类的集市上玩,可好?”

大天狗听了,知道这狐狸满心都是小主意坏点子,在冲他挑衅。但是大天狗天性高冷,如若故意做出冰冷模样,也不是难事。想到这里,他点点头,默认了这个赌约。

大天狗还没有做好准备,下一秒,他的怀里就扑进来一个温热的身子。大天狗眼神猛地一震,低头看向妖狐。只见妖狐对他温柔一笑,双手便捧住他的脸,轻轻的亲了过来。唇挨着唇,没有再靠近,也没有远离。

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妖狐洋洋得意的放开大天狗,满心期待的准备看大天狗激动的模样。谁知他刚想往大天狗脸上瞅去,只来得及看到那人脸上细碎的光,就被直接狠狠得摁在怀里。

“大天狗……”半响,妖狐怔怔的问道:“你……”

哭了?

大天狗没有回应,只是把头深深的埋在妖狐的颈窝,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小狐狸。那一刻,时光好像突然回溯到从前,那个只懂得温柔笑着附和他的妖狐和如今这个流露顽劣骄横本性的小狐狸重叠在一起,让他心酸的想要流泪。

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也想和现在这般,搂住那只全心全意爱着他、为了他隐忍下自己本性、每日只等着他回来的妖狐。也想自己能多对妖狐笑一笑,经常陪着他在人世间走走,多听他讲讲以往有趣的故事。

想到这里,大天狗声音闷闷的:“明天一起去人类的集市吧。”

吾和,汝。

风 8

大义狗&失忆狐

比心

"唔……"

妖狐懒懒的躺在榻上,额上的符咒越发明艳起来。他扭着头盯着屋门,郁闷的用尾巴轻轻的拍打着床榻,发出"扑扑"的声响。

好无聊啊。

那天他醒来之后,那位来自爱宕山的大天狗大人就告诉他,为了控制体内的妖力,不能乱跑乱动。不仅如此,那位大天狗大人每天都守着他,掌控着他的饮食,片刻都不愿离去。

听闻爱宕山的大天狗大人平日里不愿出远门,不知道阿爸用了什么法子请得他来,还如此尽心尽力,想必还是有所图。

"可是,他真是一位非常温柔的人啊。"

妖狐把头埋在枕头里,暗自回想。那位大人对他从来没有发过脾气,凡事亲力亲为,还时常用手轻轻托着狐狸模样的他去樱花树下晒太阳。大天狗大人还会给他吹笛子画画,有一次他想吃糕点,大天狗大人竟二话不说跑去人类的集市上买回来。

"就连寮里性情最好的樱花小姐姐,都没有这位大人温柔呢。"

想到这里,他的尾巴晃动的更加频繁了,脸上也有些泛红。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位大天狗大人也非常有好感。有时候二人难免有些亲昵的举动,他常常觉得恍恍惚惚像是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很熟悉却又回想不起来。

妖狐正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拉开了。

"小狐狸。"大天狗一进门,就看到妖狐躺在床上甩着蓬松的大尾巴,一副又要睡着的样子:"先别睡,来把药喝了。"

妖狐皱着眉把脸扭到一旁,整个人扑在床上不肯抬头。半晌听不到有动静,他疑惑的转回头去看,大天狗正端坐在他的床前,手里拿着药碗正看着他,眼里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妖狐心知逃不过,便气呼呼的坐起来,伸手要夺他手里的碗。大天狗端着药的手一晃躲开,用另一只手抓住妖狐乱晃的手指。

"怎么这么凉?"他脸上的笑收敛了几分,眉头也皱了起来:"定是刚才吾出去的时候,汝没有好好盖被子。"

"小生是狐狸,哪里会觉得冷?"妖狐想把手往回缩,却被大天狗握的更紧了。

"不要嘴硬。"大天狗一边教训着他,一面竟把他的手往怀里揣:" 晴明既然把汝托付给吾,吾就要把汝照顾的十分周全,不能有一点闪失。"

妖狐听他搬出晴明阿爸,只得乖乖的把手放在大天狗的狩衣里,任由大天狗一勺一勺的喂了药,还张口多吃了好几块小点心,才又趴回床上。

"小生都好久没有出屋了。"妖狐闷闷不乐:"小生好几天没有见到死叉子了,也没有小姐姐陪着我玩儿。"

大天狗刚放了药碗在桌上,转身就听得他这样抱怨,便眯了眼睛笑着问他:" 有吾陪着汝,不好么?"

妖狐认真的想了半天,才讪讪道:"好是好,可是小生还是更喜欢小姐姐……"

"为什么?"大天狗也极认真的看着他问。

妖狐卡住了壳,半晌才道:" 反正就是不一样!"

大天狗笑着摇摇头,又起身出去端了些吃食进屋来喂他。妖狐把肚子吃了个圆滚滚,而后又就着大天狗的手喝了几口水,才嚷着饱了饱了不肯再吃。

待妖狐吃完,门外的式神才另端了份吃食给大天狗。妖狐有些好奇的问:"大天狗大人,你既为一方神明,为何来这里照顾我呢?"

大天狗闻言,停下手中的筷子看向他。妖狐自诩为情场高手,竟被他眼中那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看的脸渐渐红起来。他正要发作,又恐亵渎了神明,便化了狐狸模样,直往被窝里钻。

突然,头顶上的被子被揭开,大天狗温柔的将他抱出来捧到面前,轻轻在他额上印上一吻。

妖狐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俊朗的面孔,只听得那人道。

"吾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追求吾心仪的爱人。"

风 7

大义狗&失忆狐

当莹草找到大天狗的时候,那威震八方的大妖正缩在一个破旧神庙里喝酒,曾经整洁的衣物皱皱巴巴的在他身上堆着,脸上喝的红通通的。听到门响,他也只是暼了一眼,便又仰头灌下一口苦酒。

莹草见他这般模样,张开口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大天狗大人,晴明阿爸让你回去,他有话要和你说。"

大天狗听了,也不搭话。他伸手扔了酒壶,轻轻笑了一声:"知道了,走罢。"

大天狗见到晴明的时候,晴明正画了一个阵,博雅便将给狐族的信投了进去。晴明勉强画完符咒,便撑不住似的大口喘气,力竭坐下。博雅连忙扶住他坐在软榻上,又命式神端来一碗药汤。晴明脸色苍白,下巴益发瘦削起来。

晴明喝完那药汤,才瞅见站在一旁一会儿的大天狗。他叹了口气,又不忍心将话说的太绝,便好言好语将自己对妖狐说的话又重复了一边。

"妖狐是个不省心的主儿,向来顽劣不懂事理。你往日里总是嫌他这般那般,如今他变成了这样,不如索性放手罢。"

大天狗闻言猛地抬头看向晴明,晴明却将目光转向别处。

"妖的一生如此漫长,找一个合心意的伴侣才是长久之计。看你们往日相处,你二人并非良配。他既已经忘了你,不如……"

"不。"大天狗突然出声:" 他先招惹了吾,如今让吾放手……吾做不到。"

晴明眯着眼睛看向他。

大天狗一身酒气站在那里,大妖的威压袭来,吓得旁边的低等式神瑟瑟发抖。他掸了掸衣服上压皱的纹路,眼睛里已经褪去那一抹潮红,手里竟还握着妖狐的折扇。

"吾做不到。"大天狗斜睨一眼晴明,"汝也无权干涉吾。"

"你!" 晴明气急,却被博雅拉住哄劝,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天狗转身出门。他无力的坐回软榻上,心里百感交集。

大天狗出了门,径直往妖狐房里走去。那只狐狸向来狡猾,轻轻抓他一下都会皱着脸假哭半天,更别说讨巧骗哄那些伎俩。如今装成失忆想哄他留在寮里,也未必不可能。

想到这里,大天狗已经到了妖狐屋门前。他一把推开门,几步走到妖狐床前。

妖狐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化了原型蜷成一团睡得正香。细白的软毛上掺杂了些紫色的毛,整个小狐狸都毛茸茸的,耳朵乖巧的耷拉着,可怜又可爱。大天狗愣了一下,满腔情绪无处可发,只得在床边坐下,怔怔的看着妖狐。

他是晴明分寮的式神,从小也不是跟着晴明长大。晴明召唤他出来之后便回到京都,每年只回来几次看看他们。每次回来,晴明总是笑眯眯的告诉他们京都一些有关风景,小吃,夜市的事情。

还有那一只可爱的毛茸茸的小狐狸。

大天狗懵懵懂懂的在姑姑的照拂下长大。他身为大妖,天狗一族教义便是为了大义和维护京都秩序而生,情爱二字不过浮云。

后来晴明接了分寮的式神们来到京都,他才在樱花树下见到了晴明口里的小狐狸。

不过一个满口胡言、花言巧语的狐狸罢了。他失望的想,便不再多看妖狐一眼转身走了。

谁知道后来发生的那么多事情呢。

大天狗把自己从回忆中拽回来,正好看到妖狐慵懒的伸着腿,咿呀着翻了个身。小狐狸喝了有助于睡眠的药,睡得昏天暗地,还把一只爪子盖在自己的脸上,尾巴在被窝里扑腾扑腾的摇晃。

"不过是一只花言巧语、满口胡言的狐狸罢了。"大天狗怔怔的看着妖狐,似梦呓一般说出这句话。而后,缓缓俯身,在妖狐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唔……"妖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挣扎了半天才掀开眼皮。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只看到眼前有个金发的式神,浑身带了一股酒香,身后还有双巨大的翅膀。

"你是……"小狐狸觉得这个式神的目光太过灼热,有些不舒服的往被窝里缩了缩。

"吾乃爱宕山大天狗。"他听到那个人道:"应晴明之邀助汝一臂之力。"

我想说:

每次登录上来看到一个个小心心和评论,我都觉得超级开心。我不是什么大神,文笔也稚嫩的很,写文也只是喜欢狗崽,觉得写些东西很快乐。中间断更了有一个月,觉得没有思路写不下去,三次元也非常非常忙,没想到后来又能够继续往下写。感谢大家给予我动力,谢谢所有爱狗崽的你们!

风 6

大义狗&失忆狐

"阿爸……"

妖狐有些无奈的看着晴明。

晴明阿爸摸着他的脸老泪纵横,一边问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边吩咐小厨房今天晚上多加两个菜给崽子补补身体。床尾站着的莹草用刚刚哭红的眼睛盯住他,手里的棉花球随时都可能挥上来。

妖狐叹了口气,声音里也带了点娇憨的调子:"阿爸,我这是怎么了?我觉得身上没有力气,好像也不能驭风了。"

晴明这才放开手,絮絮叨叨的念着:"你都昏了好多天了,可算醒了,要不然再等几天,极北的狐族都要派人过来了。"

"我竟……病的这么重?"妖狐哂然一笑,"我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不记得也罢。"晴明安慰他,"等大天狗回来,我就不再派他去执行任务了,就让他陪陪你罢。"

"大天狗?"妖狐疑惑:"那是谁?"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突然静了下来。

莹草愣了一下,正想开口,晴明却扭头看了她一眼。莹草勉强咽下那句话,而后听到晴明的声音。

"大天狗是爱宕山的一位神明,你们都是风系式神,所以我准备请他来看看你,找些法子。"晴明吩咐外面的小妖端来熬好的药汤递给妖狐:"你且先喝下这药,再好生歇上一会儿。"

妖狐顺从的拿着药碗一口灌下,晴明哄着他睡下,又命小妖时刻注意着妖狐的情况,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子。

"阿爸……"莹草站在晴明身旁,有些不安:"阿爸为何不告诉妖狐哥哥有关大天狗大人的事情?"

为何……要骗他呢?

晴明抬头看她,眼里有一抹说不清的意思:"我记得你刚到寮里的时候,妖狐带了你很长一段时间。"

莹草听到他这般说,点点头。妖狐和姑姑是寮里最早来的式神,他不止带过莹草,寮里的大多数式神都受到过他的照顾。

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告诉阿爸,你记忆里的妖狐哥哥,是什么样子?"

莹草已经隐约记起那时的日子。那时她还是个小孩子,被阿爸抱着来找妖狐。妖狐也不过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自己都顾不好,还要来替阿爸带她。

妖狐从小被阿爸从极北之地带回来,也不曾有兄弟姐妹,常常怕照顾不好她,有一次竟化成狐身跑到山下,看人类的兄弟姐妹如何相处,再跑回来教她玩游戏、逗她乐。

莹草恍恍惚惚的想。

那时候的她,只要伸出手去,就会有双温暖的手牵住她。只要扬起头,她就可以看到少年妖狐那笑得肆意、神采飞扬的面庞。

他一直都是那般模样。妖狐笑的时候,会轻轻眯起双眼,整个人都似被光笼罩着; 当他脑袋里有坏主意的时候,会把扇子抵到嘴边,狐狸尾巴轻轻摇晃,眼里满是狡黠的神色。

他向来活的潇洒肆意,阿爸又保护的他极好,哪里尝过什么愁苦滋味。

直到大天狗大人的出现。

"你如今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说了罢。"晴明的神情有些疲惫,"他早已不是那个吃个药都皱着眉撒娇耍赖的小狐狸了。若他忘了大天狗,便只当是二人之间一段孽缘吧。"

想到这儿,晴明觉得心下有点钝钝的疼。他勉强忍下,对莹草说:" 你去通知大天狗来我这儿吧。然后你去告诉博雅大人,我需要他助我来联系狐族玉藻前。"

"是,阿爸。"

莹草不敢耽搁片刻,转身出门。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天,只见原本明朗的天空已经阴沉起来,太阳一点一点的被乌云遮住。

要变天了。

风 5

大义狗& 失忆狐

像是隔着雾水朦朦胧胧一般,妖狐蹙着眉,抬着眼皮睁了半天眼睛,最终放弃一般把手搭在额头上。

这是……哪儿?

他迷迷茫茫想着,意识好像飘散起来,耳边隐约传来清脆的风铃声,还带着点药草的苦涩。外头好像还有人说话,声音低低的,也听不大真切。

风铃?

是了。妖狐砸吧砸吧嘴。那是他还是没化形的狐狸崽子的时候,有一日阿爸去了人类的集市,兴冲冲的回来给他瞧。

"崽,阿爸在这串风铃上施了咒,只要这风铃一响,就是阿爸那儿添了宝贝,叫你去玩来着!"

说完,晴明还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小脸蛋。小小的妖狐只顾歪在阿爸的怀里啃糕点,嗯嗯啊啊的点头撒娇。

想到这儿,妖狐忍不住笑。这一笑不当紧,也不知道嘴上什么时候多了道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一个劲儿抽冷气。这口气还吐出来,还没来得及吸下一口气,门外抢似的跑进来两个人,吓得妖狐把气呛进嗓子眼,咳的撕心裂肺。

"死狐狸,多大的妖了,丢不丢人!来来来,喝口本大爷给你倒的水!"

妖狐接过夜叉手里的杯子,堪堪喝了两口水,便又开始呲牙咧嘴,脸上做出一副有点滑稽的样子。

"我这是怎么了?"妖狐说着就开始扯起夜叉的衣袖来:"死叉子,难道是你趁我睡着了打了我一顿?"

夜叉气的半天眉毛都挑了起来,又顾及妖狐刚醒,憋了半天也发不出来火。最后只得恨恨的甩开他的手,说要告诉阿爸他已经醒了,便一溜烟跑了。

妖狐撇撇嘴,谁知又碰到了伤口,把自己疼了个仰倒。他伸手去摸摸嘴角,细长的手指上,果然沾了血。

这时,有一方帕子递到他的眼前。

妖狐顺着手往上瞧,只看到一个金发忧郁的小帅哥。他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道了谢,接了帕子开始擦嘴角。

两个人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气氛。

"你……可还好?"

那金发式神忍不住,先开了腔。

妖狐眯了眼睛去看他,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他端详了半天,索性放下帕子,眉目都弯成月牙儿的模样。

"你是阿爸新抽的式神么?小生竟然没有见过你。看你已是六星大妖,想必阿爸也是疼你的。不过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小生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阿爸真是太坏了……"

大天狗站在床边,心先是被抽紧,而后从里到外一点点变凉,那凉气冒上来,身体都僵硬了。

"妖狐,你是否在骗我?还是生气我不告而别,没有带你一同走?我……"

大天狗有些急的解释着,却看到妖狐仍是一脸茫然,解释到最后,整个人再也说不出话,面上显出灰败的神色。

"这位大人,小生的记忆力可没有这么差哦。"妖狐歪着头仔细端详他,最后肯定的说:"我们之前的确没有见过面。"

大天狗抿了抿嘴,正待说些什么,晴明和几个女孩子已经不由分说冲了进来,慌里慌张的来看妖狐。人多,大天狗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他抬头再次看向妖狐,妖狐却早已经扭过头,正跟晴明笑嘻嘻的撒娇贫嘴。

大天狗慢慢的退出屋子,而后突然振翅,一口气飞上天空。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脑海里总是浮现妖狐那一双带着疑惑和陌生的双眼。

大天狗恍惚着停到一座废弃的神庙前,站了半天。他抬头看看那破的可怜的庙宇,心里竟然涌出来一种莫名的悲伤。

好像和这个破败的神庙一样,都被自己的信徒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