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2

#狗崽# 深情大义狗&失忆狐

严重OOC

前期严重虐大天狗,后期虐狗,慎入。

爱你们。

大天狗握住那把折扇,站起身来,恍恍惚惚竟不知身在何处。他茫然四顾,屋里还充斥着妖狐的味道,房间里还放着妖狐日常最喜爱摆弄的小玩意,桌子上还有他走之前为妖狐画的一副画。

他默默坐下,打开那扇子,细细摩挲。最常见的十六档扇,纸为扇面玉为骨。妖狐拿着它在战斗中甩出成千上万的伤害,也拿着它时常逗弄寮里的小姑娘,羞得那些小姑娘嚷着要告诉阿爸。

一开始大天狗在一旁瞧见了,面上没有神色,心里却怄的不行。妖狐跟他在一起之后,便收起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整个人都变得规矩起来,全心全意的待大天狗。大天狗不做声,心里还是怕。

怕什么呢?

怕妖狐不过是贪恋这张皮囊,怕所有这一切不过是妖狐玩的一个小游戏,怕情深不过一场空。

大天狗陷入过往,手指突然触到一块凹下去的地方。他低头看折扇,那扇骨上刻着一个“一”字。大天狗轻皱起眉,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抿着唇慢慢拉开折扇。

果然,从折扇的第一根扇骨开始,依次规规整整的刻着从一到七这些字。到了“四”这个字的时候,妖狐好像用蘸了紫色颜料的笔墨细细圈出一个圈来。大天狗似乎都看到妖狐是怎么画上这个圈,怎么开开心心的笑着用手摸来摸去。

大天狗的唇有些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他负气一般使劲咬住嘴唇,咬到嘴唇出血,也没有止住那一声近乎痛苦的闷哼。

如果没有算错,他与妖狐相识七年。在认识的第四个年头,他们相恋。

大天狗迷茫的回想第一次见妖狐的情景,那记忆如大雾,如轻烟,怎么抓也抓不住。他有些着急的站起身,起的太急,眼前突然一黑。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大人。"有人站在樱花树下,和着那飘飘荡荡的樱花瓣,笑的狡黠。

大天狗挪开嘴边的笛子,低头看他。那人一身红装,白发俊颜,手中一柄折扇抵在嘴边,只露出那弯弯似带着点柔情的眸子。

“小生是妖狐,大人可不要记错了呦。”

在大天狗的记忆中,妖狐总是笑着的。替他受伤了也笑,见了他也笑,偷偷亲吻一下回去也能开心好久。后来,他们在一起后,慢慢的妖狐就不怎么笑了。他好像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笑起来也是勉强的样子。只有在晴明那里,他才会笑得很肆意,就像当年。可每每回屋遇到大天狗,他眼睛里的光似乎都黯淡了一层。

为何呢。

大天狗突然想起来他临走时,妖狐含着笑一句句问他。当时他只觉得路途太过艰险,不愿意妖狐吃一丁点儿苦头。既然已经决定不带妖狐,又何苦让妖狐知道平添烦恼。

天狗一族生性恪守礼教,为所谓大义而生。这些鸡毛蒜皮儿女情长的小事,大天狗总是觉得不必解释,只要真心待妖狐好即可。可是他没有想到,妖狐却是在意的。

大天狗突然痛苦的摇摇头,他想起妖狐口口声声说他不爱他。

不是的。
不是的。
吾……

“大天狗大人!”

门外传来天邪鬼青的声音。

大天狗动作顿了一顿,略回过些神来。他伸手擦擦嘴,咽下满腔苦涩,沉声问:“何事。”

门外顿了一顿,似乎被大天狗嘶哑的嗓音吓住了,又立刻慌张的回道:“风神大人送妖狐大人回来了!”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