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3

深情大义狗&失忆狐

比心

听闻妖狐被风神大人带了回来,安置在晴明屋里。寮里大大小小的式神来探望,只见妖狐被放在晴明的床榻上,面色苍白,紧闭双眼,嘴唇一丝血色都没有,竟不像是活着的样子。

众式神唏嘘不已,想问问缘由,又瞧见风神一目连也是疲累至极,正在晴明给他腾出的一张矮榻上休憩。众式神便不再多做停留,而是尽力去帮晴明做些事情。

晴明一面命妖刀姬等式神继续追击邪祟,一面命寮里的桃花妖和莹草悉心医治妖狐,百忙之中,竟忘了通知大天狗。

只有天邪鬼青留了个心眼。他那日看着大天狗,觉得一对儿神仙眷侣一般的人物就此阴阳两隔,实在可惜。如今晴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派人去请大天狗,他便慌慌的跑来告诉他,生怕大天狗一个人独自痛苦。

大天狗蹭的站起身来,手里握着那把折扇就往外冲。走了几步,他大概是嫌慢,竟张开双翼直接飞到晴明屋外。那风力之大,一旁的内力微弱的小妖都惊呼着四处逃窜。

大天狗迈入屋内,晴明默不作声,站起身让出榻前的位置。一目连见大天狗定定的看着妖狐,眼里没有别人,只能强撑着跟他细细讲发生了什么。

式神掉进神龛是万万没有活路的,这是无可置疑的一点。当时一目连他们守在神龛前,也不过是心里面存了个痴念罢了。

谁知守了一会儿,一目连隐隐听到下面有声音传来,他用风神之力护住自己,往门下看去,妖狐竟单手扣着那木头边、死命撑着悬在那里。一目连大惊,连忙把妖狐拽上来,谁知妖狐已经现出魂飞魄散的征兆。

桃花妖和樱花妖用尽全力想要保住他的魂魄,可仍无济于事。这几个式神又急又慌的时候,恰好神乐的式神荒大人路过此处,总算是保住了妖狐的性命。

"虽然荒出手相助,但是妖狐仍然失了几缕魂魄。"一目连神情内疚,一直自责自己:" 如今只是保全他的性命,醒来醒不来,醒来之后如何,都要看他的造化了……"

大天狗沉稳的向一目连道谢。一目连见他眉目平和,心内暗自惋惜二人。晴明见状,便邀了一目连出去,留了一方空间给大天狗和妖狐。

二人刚背过身去,大天狗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他坐在妖狐身旁,顺手把那把折扇放在枕边。妖狐的手冰冰凉凉的,他便握着妖狐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暖着。

妖狐本来就生的极白,平日里夜叉老是作弄笑他"二突子脸上爱涂粉",这时妖狐一定要追着夜叉打一架。冬天的时候妖狐仗着自己不怕冷,总是把脸伸过来蹭大天狗的手,像个小动物一样。如今大天狗摸摸他那冰凉的脸,觉得那冷都冷到骨头里去了。

"汝可知道,吾已经想好在哪里给汝立个衣冠冢,放哪些汝最喜欢的小玩意儿,顺便把汝最喜欢吾穿的那套衣服也放进去,给汝做个伴儿。"

大天狗絮絮叨叨的伏在妖狐耳边念着。

"听一目连说,汝已经没了神智,还死死的扣住门框坚持着不掉下去……手是不是很疼?"

大天狗亲亲那手指上的伤痕,接着放进怀里暖着。

"汝……是不是还挂念着吾?所以不肯就这么走了?"

他说了半天看了半天,妖狐仍是那副模样,毫无生气。大天狗终是忍不住,低下头亲吻妖狐的唇。他蹭蹭妖狐的唇角,而后凑过去噙住妖狐的下唇,亲昵的舔咬。亲了一会儿,大天狗试探性的叩开妖狐的唇齿,把舌尖探了进去,似乎期盼妖狐能有一点点回应,就像以前一样。

"吾看到你折扇上写的字儿了……以后吾来写第八年、第九年……汝应一声,好不好?"

"汝一直嘟囔着想去北方的狐族领地,吾为了消灭邪祟维护这京都秩序,从来没有答应过汝……汝醒过来,吾就带你去,好不好?"

"妖狐,吾爱汝……"

大天狗说一句,就俯身亲亲妖狐的唇。不多会儿,妖狐的嘴唇就被他亲的红红的,终于带了些颜色。大天狗怔怔的用手摩挲妖狐的唇,半晌,他俯下身来把妖狐环住,像哄小孩儿一样摇了摇,温柔的叹道:"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汝还在就好,只要汝还在……"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