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5

大义狗& 失忆狐

像是隔着雾水朦朦胧胧一般,妖狐蹙着眉,抬着眼皮睁了半天眼睛,最终放弃一般把手搭在额头上。

这是……哪儿?

他迷迷茫茫想着,意识好像飘散起来,耳边隐约传来清脆的风铃声,还带着点药草的苦涩。外头好像还有人说话,声音低低的,也听不大真切。

风铃?

是了。妖狐砸吧砸吧嘴。那是他还是没化形的狐狸崽子的时候,有一日阿爸去了人类的集市,兴冲冲的回来给他瞧。

"崽,阿爸在这串风铃上施了咒,只要这风铃一响,就是阿爸那儿添了宝贝,叫你去玩来着!"

说完,晴明还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小脸蛋。小小的妖狐只顾歪在阿爸的怀里啃糕点,嗯嗯啊啊的点头撒娇。

想到这儿,妖狐忍不住笑。这一笑不当紧,也不知道嘴上什么时候多了道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一个劲儿抽冷气。这口气还吐出来,还没来得及吸下一口气,门外抢似的跑进来两个人,吓得妖狐把气呛进嗓子眼,咳的撕心裂肺。

"死狐狸,多大的妖了,丢不丢人!来来来,喝口本大爷给你倒的水!"

妖狐接过夜叉手里的杯子,堪堪喝了两口水,便又开始呲牙咧嘴,脸上做出一副有点滑稽的样子。

"我这是怎么了?"妖狐说着就开始扯起夜叉的衣袖来:"死叉子,难道是你趁我睡着了打了我一顿?"

夜叉气的半天眉毛都挑了起来,又顾及妖狐刚醒,憋了半天也发不出来火。最后只得恨恨的甩开他的手,说要告诉阿爸他已经醒了,便一溜烟跑了。

妖狐撇撇嘴,谁知又碰到了伤口,把自己疼了个仰倒。他伸手去摸摸嘴角,细长的手指上,果然沾了血。

这时,有一方帕子递到他的眼前。

妖狐顺着手往上瞧,只看到一个金发忧郁的小帅哥。他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道了谢,接了帕子开始擦嘴角。

两个人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气氛。

"你……可还好?"

那金发式神忍不住,先开了腔。

妖狐眯了眼睛去看他,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他端详了半天,索性放下帕子,眉目都弯成月牙儿的模样。

"你是阿爸新抽的式神么?小生竟然没有见过你。看你已是六星大妖,想必阿爸也是疼你的。不过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小生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阿爸真是太坏了……"

大天狗站在床边,心先是被抽紧,而后从里到外一点点变凉,那凉气冒上来,身体都僵硬了。

"妖狐,你是否在骗我?还是生气我不告而别,没有带你一同走?我……"

大天狗有些急的解释着,却看到妖狐仍是一脸茫然,解释到最后,整个人再也说不出话,面上显出灰败的神色。

"这位大人,小生的记忆力可没有这么差哦。"妖狐歪着头仔细端详他,最后肯定的说:"我们之前的确没有见过面。"

大天狗抿了抿嘴,正待说些什么,晴明和几个女孩子已经不由分说冲了进来,慌里慌张的来看妖狐。人多,大天狗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他抬头再次看向妖狐,妖狐却早已经扭过头,正跟晴明笑嘻嘻的撒娇贫嘴。

大天狗慢慢的退出屋子,而后突然振翅,一口气飞上天空。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脑海里总是浮现妖狐那一双带着疑惑和陌生的双眼。

大天狗恍惚着停到一座废弃的神庙前,站了半天。他抬头看看那破的可怜的庙宇,心里竟然涌出来一种莫名的悲伤。

好像和这个破败的神庙一样,都被自己的信徒抛弃了。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