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6

大义狗&失忆狐

"阿爸……"

妖狐有些无奈的看着晴明。

晴明阿爸摸着他的脸老泪纵横,一边问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边吩咐小厨房今天晚上多加两个菜给崽子补补身体。床尾站着的莹草用刚刚哭红的眼睛盯住他,手里的棉花球随时都可能挥上来。

妖狐叹了口气,声音里也带了点娇憨的调子:"阿爸,我这是怎么了?我觉得身上没有力气,好像也不能驭风了。"

晴明这才放开手,絮絮叨叨的念着:"你都昏了好多天了,可算醒了,要不然再等几天,极北的狐族都要派人过来了。"

"我竟……病的这么重?"妖狐哂然一笑,"我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不记得也罢。"晴明安慰他,"等大天狗回来,我就不再派他去执行任务了,就让他陪陪你罢。"

"大天狗?"妖狐疑惑:"那是谁?"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突然静了下来。

莹草愣了一下,正想开口,晴明却扭头看了她一眼。莹草勉强咽下那句话,而后听到晴明的声音。

"大天狗是爱宕山的一位神明,你们都是风系式神,所以我准备请他来看看你,找些法子。"晴明吩咐外面的小妖端来熬好的药汤递给妖狐:"你且先喝下这药,再好生歇上一会儿。"

妖狐顺从的拿着药碗一口灌下,晴明哄着他睡下,又命小妖时刻注意着妖狐的情况,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子。

"阿爸……"莹草站在晴明身旁,有些不安:"阿爸为何不告诉妖狐哥哥有关大天狗大人的事情?"

为何……要骗他呢?

晴明抬头看她,眼里有一抹说不清的意思:"我记得你刚到寮里的时候,妖狐带了你很长一段时间。"

莹草听到他这般说,点点头。妖狐和姑姑是寮里最早来的式神,他不止带过莹草,寮里的大多数式神都受到过他的照顾。

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告诉阿爸,你记忆里的妖狐哥哥,是什么样子?"

莹草已经隐约记起那时的日子。那时她还是个小孩子,被阿爸抱着来找妖狐。妖狐也不过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自己都顾不好,还要来替阿爸带她。

妖狐从小被阿爸从极北之地带回来,也不曾有兄弟姐妹,常常怕照顾不好她,有一次竟化成狐身跑到山下,看人类的兄弟姐妹如何相处,再跑回来教她玩游戏、逗她乐。

莹草恍恍惚惚的想。

那时候的她,只要伸出手去,就会有双温暖的手牵住她。只要扬起头,她就可以看到少年妖狐那笑得肆意、神采飞扬的面庞。

他一直都是那般模样。妖狐笑的时候,会轻轻眯起双眼,整个人都似被光笼罩着; 当他脑袋里有坏主意的时候,会把扇子抵到嘴边,狐狸尾巴轻轻摇晃,眼里满是狡黠的神色。

他向来活的潇洒肆意,阿爸又保护的他极好,哪里尝过什么愁苦滋味。

直到大天狗大人的出现。

"你如今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说了罢。"晴明的神情有些疲惫,"他早已不是那个吃个药都皱着眉撒娇耍赖的小狐狸了。若他忘了大天狗,便只当是二人之间一段孽缘吧。"

想到这儿,晴明觉得心下有点钝钝的疼。他勉强忍下,对莹草说:" 你去通知大天狗来我这儿吧。然后你去告诉博雅大人,我需要他助我来联系狐族玉藻前。"

"是,阿爸。"

莹草不敢耽搁片刻,转身出门。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天,只见原本明朗的天空已经阴沉起来,太阳一点一点的被乌云遮住。

要变天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