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8

大义狗&失忆狐

比心

"唔……"

妖狐懒懒的躺在榻上,额上的符咒越发明艳起来。他扭着头盯着屋门,郁闷的用尾巴轻轻的拍打着床榻,发出"扑扑"的声响。

好无聊啊。

那天他醒来之后,那位来自爱宕山的大天狗大人就告诉他,为了控制体内的妖力,不能乱跑乱动。不仅如此,那位大天狗大人每天都守着他,掌控着他的饮食,片刻都不愿离去。

听闻爱宕山的大天狗大人平日里不愿出远门,不知道阿爸用了什么法子请得他来,还如此尽心尽力,想必还是有所图。

"可是,他真是一位非常温柔的人啊。"

妖狐把头埋在枕头里,暗自回想。那位大人对他从来没有发过脾气,凡事亲力亲为,还时常用手轻轻托着狐狸模样的他去樱花树下晒太阳。大天狗大人还会给他吹笛子画画,有一次他想吃糕点,大天狗大人竟二话不说跑去人类的集市上买回来。

"就连寮里性情最好的樱花小姐姐,都没有这位大人温柔呢。"

想到这里,他的尾巴晃动的更加频繁了,脸上也有些泛红。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位大天狗大人也非常有好感。有时候二人难免有些亲昵的举动,他常常觉得恍恍惚惚像是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很熟悉却又回想不起来。

妖狐正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拉开了。

"小狐狸。"大天狗一进门,就看到妖狐躺在床上甩着蓬松的大尾巴,一副又要睡着的样子:"先别睡,来把药喝了。"

妖狐皱着眉把脸扭到一旁,整个人扑在床上不肯抬头。半晌听不到有动静,他疑惑的转回头去看,大天狗正端坐在他的床前,手里拿着药碗正看着他,眼里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妖狐心知逃不过,便气呼呼的坐起来,伸手要夺他手里的碗。大天狗端着药的手一晃躲开,用另一只手抓住妖狐乱晃的手指。

"怎么这么凉?"他脸上的笑收敛了几分,眉头也皱了起来:"定是刚才吾出去的时候,汝没有好好盖被子。"

"小生是狐狸,哪里会觉得冷?"妖狐想把手往回缩,却被大天狗握的更紧了。

"不要嘴硬。"大天狗一边教训着他,一面竟把他的手往怀里揣:" 晴明既然把汝托付给吾,吾就要把汝照顾的十分周全,不能有一点闪失。"

妖狐听他搬出晴明阿爸,只得乖乖的把手放在大天狗的狩衣里,任由大天狗一勺一勺的喂了药,还张口多吃了好几块小点心,才又趴回床上。

"小生都好久没有出屋了。"妖狐闷闷不乐:"小生好几天没有见到死叉子了,也没有小姐姐陪着我玩儿。"

大天狗刚放了药碗在桌上,转身就听得他这样抱怨,便眯了眼睛笑着问他:" 有吾陪着汝,不好么?"

妖狐认真的想了半天,才讪讪道:"好是好,可是小生还是更喜欢小姐姐……"

"为什么?"大天狗也极认真的看着他问。

妖狐卡住了壳,半晌才道:" 反正就是不一样!"

大天狗笑着摇摇头,又起身出去端了些吃食进屋来喂他。妖狐把肚子吃了个圆滚滚,而后又就着大天狗的手喝了几口水,才嚷着饱了饱了不肯再吃。

待妖狐吃完,门外的式神才另端了份吃食给大天狗。妖狐有些好奇的问:"大天狗大人,你既为一方神明,为何来这里照顾我呢?"

大天狗闻言,停下手中的筷子看向他。妖狐自诩为情场高手,竟被他眼中那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看的脸渐渐红起来。他正要发作,又恐亵渎了神明,便化了狐狸模样,直往被窝里钻。

突然,头顶上的被子被揭开,大天狗温柔的将他抱出来捧到面前,轻轻在他额上印上一吻。

妖狐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俊朗的面孔,只听得那人道。

"吾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追求吾心仪的爱人。"

评论(1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