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十四

大义狗&失忆狐

几乎在一瞬间,稻荷神怔住,面容绷紧。而后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慢慢绽开了一个笑容。

"说的很好。"稻荷神缓缓道。他抬眼看大天狗,面色终是流露出不忍。而后他叹息一声,轻声道:" 他已经被送去还魂了。"

"什么?"大天狗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

"妖狐已经被送去还魂了。"稻荷神很耐心的解释道:" 那些话只是为了试探你。他的魂魄随我而来,狐族的人已经准备好还魂仪式,方才白狐便引了他去了。"

"为何不告知吾。"大天狗慢慢攥住手里的折扇,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吾也可助他一臂之力。"

"那里有很多妖狐的同族。"晴明解释道:"你们不同为一族,万一妖力相冲,后果不堪设想。"

"那一会儿吾去守着他",大天狗缓缓道:" 吾可以照顾他。"

"不必。"稻荷神立刻否决了他的想法:" 白狐是我的式神,也是狐族的守护者。让白狐来守着,最好不过了。"

"可是,"大天狗恍神了一下,嗫嚅着道:" 他怕疼……他需要吾。"

他还怕黑,怕苦。吾的爱人,从小没有吃过苦,稍微疼了就会哭,吃到苦的东西会皱着眉呲牙咧嘴,为了讨好他的小姐姐会把尾巴递到别人怀里。后来他爱吾,为了吾可以把这一切都忍了。如今这么大的事情,吾怎么可以不陪着他。

"大天狗。"稻荷神站起身,垂下眼看他。神的面容流露出悲悯之情:" 妖狐有很多人照顾,哭了会有人替他擦去眼泪,痛了会有人帮他减轻苦楚。"

"不……"

"你想说不一样是么?"稻荷神走到他的身边,直视他的眼睛,道:"从前很多人爱他宠着他,可是你不爱他。他哭了疼了,你可管过一次?如今你爱他,知道心疼他,可他忘记你了,他不再需要你了。"

"我已在法术里汇入神力。"稻荷神不再看他:" 他不会恢复之前有关你的记忆,也不会再记起失忆的时候与你相处的光景。"

"他以后也会有爱人,不过不是你了。"

稻荷神像是宣判一样说出这句话,转身向外走去。晴明也没有想到稻荷神会做出这种举动,忙道:" 我去劝劝他,你且回屋去罢。"

大天狗像是受了重击一般,站在原地半晌无话。他脸色惨淡,嘴唇却显出猩红色,一整个人显然是已经被逼到绝境。

"为什么。"他轻轻问晴明,"为什么你们都想着拆散吾二人。"

晴明僵住,半天答不上来话。最后,他长叹一声,道:"个中缘由,待我以后向你细说。我现在去看看妖狐,你且放心,一切有我在。"

大天狗听了,不再说话。他转身回屋,连东西也不带,直接飞回了爱宕山。虽说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去了,大天狗却无心顾及景色变化,匆匆躲进自己的屋子,留下一群侍卫面面相觑。

"大人,酒吞童子大人和茨木大人来拜访您了!"侍从在屋外轻声道,充满担忧。

自从大人回来,已经有十日没有出门了,只每日在屋内喝酒,喝醉了就和衣倒在地上睡,也不让人进屋,饭也不好生吃。

"不见!"大天狗刚醒,头疼欲裂。听见有人来,心中更加烦闷,难得的发了脾气。

"大天狗,我和挚友来看你!"话音刚落,门就被茨木一把拉开,他身后还跟着带了酒的侍从和阴沉着脸的酒吞。

二人一进屋,就被屋内的酒气熏的直捂鼻子。酒吞皱着眉道:"你这几日闭门不出,就是在家喝酒?"

大天狗理都不理他,只是伸手又拿了酒喝起来。

酒吞看不下去,直接夺过酒杯:" 区区一只小狐狸,至于你如此?你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妖,如何竟落魄至此?差点成了妖界的笑话了。"

大天狗听见他提到妖狐,更加沉默了。

茨木看不过,便道:"前几日,我们正好去找博雅,就顺便去看了妖狐。"

大天狗的眼睛猛地一亮。

"狐族对他竟如此重视,稻荷神每天都仔细看护着。"茨木啧啧称奇:" 他恢复的极好,我们去的时候,那小狐狸正和一只白狐狸一起比赛爬树呢!"

大天狗听了,心里稍稍放下心。下一秒,他的心又被揪了起来。

"你知道吗?"茨木神秘兮兮道:" 再过几日,稻荷神就要带了妖狐走,估计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庭院里,樱花树永远如三四月般,花瓣飘飘洒洒落了满园。粉的白的,掺杂在一起,不会凋谢也不会破损。大天狗终是做贼一样赶了回来,却不知道如何去见那只小狐狸。

那只又忘了他,不会再爱他的小狐狸。

区区一只大妖,站在樱花树下想了半天措辞,又默默演练了数百遍相见的场景,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最终,他放弃一般准备飞上樱花树,寻了他以前常呆的地方。

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庭院,说不定,可以见到妖狐呢。

大天狗刚飞上去,不由得怔住了。一只小狐狸乖巧的蜷着躺在那里,一副书生打扮,脸上还扣了一个狐狸面具。听到有翅膀的声音,小狐狸懵懵懂懂的爬起身,一手掀开面具,一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 你是……咦,你是哪里的妖怪,小生之前没有见过你呀。"

一瞬间,大天狗的眼泪涌了上来。他轻轻咳了一声平稳情绪,而后郑重的将折扇放到胸口。

"初次见面,吾……吾乃大天狗。"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