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1

#狗崽#

控制不住脑洞,起名简直太废,生气。

很是奇怪,大天狗想。近来妖邪作祟,已是多日未雨,难得今天天空一直阴沉着,却偏偏不落下一滴。

"大天狗大人!"

身后传来呼喊,那声音顺着风声,异常刺耳。大天狗皱了皱眉,回身挥出一道风,这才止住奔跑过来的山兔和孟婆二妖。

"何事。"

他被晴明派去击杀邪灵,出了阴阳寮不过一日,便被追来的山兔和孟婆阻在路上。山兔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孟婆只得红着眼睛向大天狗行礼,开口便是:"大天狗大人,妖狐大人……没了。"

雨终于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大天狗大人。"

天邪鬼青恭恭敬敬的引着大天狗到了玄关,便退下了。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已经聚在一起,听见外面报大天狗来了,都不知如何开口。

事发突然,不过一日。

就在大天狗走的那个夜晚,妖狐应风神一目连之邀赴宴,喝的迷迷糊糊的回来,路上恰恰撞上邪祟。按理说妖狐是晴明寮里的大妖,不该失手,可这回不知怎地,竟被那邪祟暗算。幸好一目连不放心来寻他,找到妖狐时他已经被推进神龛,只留一只手抓着门框。一目连情急之下,用风符护住妖狐,再转身控住那邪祟。等他回身再看妖狐时,已经全然不见踪影。

"那邪祟现在何处。"大天狗面无表情,好像妖狐的生死与他无关。

"那邪祟实在强大,竟能挣脱风神之控跑了。"神乐道:"晴明听后大怒,联合博雅和一众式神前去追杀邪祟。一目连和桃樱二妖已经守住神龛,希望能寻找到妖……"

"你我皆知,式神掉进神龛是没有活路的,何苦自欺欺人。"大天狗站了起来,眼神略过两个阴阳师:"若无他事,吾先走了。"

神乐似有些不忍,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八百比丘尼冲她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大天狗慢慢沿着回廊往自己屋走。一路上有小妖恭敬的称呼他"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拉开自己屋的门,脱去鞋子,摆好。走几步路,突然跪倒在地,再也强撑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想起刚才有些式神的目光。

那是一种充满同情和可怜的目光,就像他要走的那天晚上,妖狐看他的眼神一模一样。轻飘飘的,带着点悲伤,带着点不解。

"你这次出远门,我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妖狐缱绻的亲了亲他的嘴角,笑了:"听说阿爸想让我和你一起去,你不与我商量,也执意不肯与我同行。"

"寮里都道我们是伴侣,我也当你心里有我,只不过天狗一族生性如此,所以对我冷淡了些。可是现在想想,我太天真了。"

"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呢?"妖狐看着他笑:" 以前我以为放在你身上的心思够多,你就会待我不同。后来我以为待我能与你并肩,就能够让你多看我些。最后我才明白,你只是不爱我,你心里只有所谓大义。"

大天狗擦了擦嘴上的血迹,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这是妖狐给他的。他仍然记得妖狐垂下头,将手里的折扇递给他。

"听说这次任务很重,没个一年半载你是回不来的。以前我独自在外时,世界之大,路途之险,我全凭这把扇子才得以保全自己。如今我把它留给你,待你闲暇之时,哪怕只是看一眼,只看一眼……"

妖狐急切的说着,突然不再言语,自嘲似的笑了一声。半晌,他便带了面具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我……小生祝大人前路再无险恶,自此别过。"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