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7

大义狗&失忆狐

当莹草找到大天狗的时候,那威震八方的大妖正缩在一个破旧神庙里喝酒,曾经整洁的衣物皱皱巴巴的在他身上堆着,脸上喝的红通通的。听到门响,他也只是暼了一眼,便又仰头灌下一口苦酒。

莹草见他这般模样,张开口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大天狗大人,晴明阿爸让你回去,他有话要和你说。"

大天狗听了,也不搭话。他伸手扔了酒壶,轻轻笑了一声:"知道了,走罢。"

大天狗见到晴明的时候,晴明正画了一个阵,博雅便将给狐族的信投了进去。晴明勉强画完符咒,便撑不住似的大口喘气,力竭坐下。博雅连忙扶住他坐在软榻上,又命式神端来一碗药汤。晴明脸色苍白,下巴益发瘦削起来。

晴明喝完那药汤,才瞅见站在一旁一会儿的大天狗。他叹了口气,又不忍心将话说的太绝,便好言好语将自己对妖狐说的话又重复了一边。

"妖狐是个不省心的主儿,向来顽劣不懂事理。你往日里总是嫌他这般那般,如今他变成了这样,不如索性放手罢。"

大天狗闻言猛地抬头看向晴明,晴明却将目光转向别处。

"妖的一生如此漫长,找一个合心意的伴侣才是长久之计。看你们往日相处,你二人并非良配。他既已经忘了你,不如……"

"不。"大天狗突然出声:" 他先招惹了吾,如今让吾放手……吾做不到。"

晴明眯着眼睛看向他。

大天狗一身酒气站在那里,大妖的威压袭来,吓得旁边的低等式神瑟瑟发抖。他掸了掸衣服上压皱的纹路,眼睛里已经褪去那一抹潮红,手里竟还握着妖狐的折扇。

"吾做不到。"大天狗斜睨一眼晴明,"汝也无权干涉吾。"

"你!" 晴明气急,却被博雅拉住哄劝,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天狗转身出门。他无力的坐回软榻上,心里百感交集。

大天狗出了门,径直往妖狐房里走去。那只狐狸向来狡猾,轻轻抓他一下都会皱着脸假哭半天,更别说讨巧骗哄那些伎俩。如今装成失忆想哄他留在寮里,也未必不可能。

想到这里,大天狗已经到了妖狐屋门前。他一把推开门,几步走到妖狐床前。

妖狐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化了原型蜷成一团睡得正香。细白的软毛上掺杂了些紫色的毛,整个小狐狸都毛茸茸的,耳朵乖巧的耷拉着,可怜又可爱。大天狗愣了一下,满腔情绪无处可发,只得在床边坐下,怔怔的看着妖狐。

他是晴明分寮的式神,从小也不是跟着晴明长大。晴明召唤他出来之后便回到京都,每年只回来几次看看他们。每次回来,晴明总是笑眯眯的告诉他们京都一些有关风景,小吃,夜市的事情。

还有那一只可爱的毛茸茸的小狐狸。

大天狗懵懵懂懂的在姑姑的照拂下长大。他身为大妖,天狗一族教义便是为了大义和维护京都秩序而生,情爱二字不过浮云。

后来晴明接了分寮的式神们来到京都,他才在樱花树下见到了晴明口里的小狐狸。

不过一个满口胡言、花言巧语的狐狸罢了。他失望的想,便不再多看妖狐一眼转身走了。

谁知道后来发生的那么多事情呢。

大天狗把自己从回忆中拽回来,正好看到妖狐慵懒的伸着腿,咿呀着翻了个身。小狐狸喝了有助于睡眠的药,睡得昏天暗地,还把一只爪子盖在自己的脸上,尾巴在被窝里扑腾扑腾的摇晃。

"不过是一只花言巧语、满口胡言的狐狸罢了。"大天狗怔怔的看着妖狐,似梦呓一般说出这句话。而后,缓缓俯身,在妖狐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唔……"妖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挣扎了半天才掀开眼皮。他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只看到眼前有个金发的式神,浑身带了一股酒香,身后还有双巨大的翅膀。

"你是……"小狐狸觉得这个式神的目光太过灼热,有些不舒服的往被窝里缩了缩。

"吾乃爱宕山大天狗。"他听到那个人道:"应晴明之邀助汝一臂之力。"

我想说:

每次登录上来看到一个个小心心和评论,我都觉得超级开心。我不是什么大神,文笔也稚嫩的很,写文也只是喜欢狗崽,觉得写些东西很快乐。中间断更了有一个月,觉得没有思路写不下去,三次元也非常非常忙,没想到后来又能够继续往下写。感谢大家给予我动力,谢谢所有爱狗崽的你们!

评论(1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