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保鸡丁

爱狗崽,爱生活

风 十二

大义狗&失忆狐

明明灭灭之间,阳光稀疏的漏下来,摇摇晃晃照在脸上,刺眼的很。

大天狗伸手遮住眼睛,怔了半天。他如置身梦境,眼前的布置眼熟的很,却不知道何处见过。

他迷迷糊糊的撑着半直起身,只看到窗户那里站了一个人。窗外种了染井吉野,一片片花瓣飘起来,把窗外都飞茫成白粉色。那人穿了白色带了蓝色花纹的狩衣,正倚着窗台专注的往外看,窗台边的茶几上放了一把折扇并一盒糕饼。

心又开始钝钝的痛,眼睛也被什么迷蒙住。大天狗捂住胸口,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你醒啦!”

那人听到声音,忽地转过身来。大天狗撑住头,只见那人几步快走到床边,执住他的手。大天狗一言不发,伸手紧紧抱住那人。

大天狗轻轻在他的脖子那里亲吻,然后将这个翘着尾巴扑腾的小狐狸紧紧搂进怀里。

太瘦弱了,大天狗想。为什么之前总以为这个人很坚强呢。是因为在战场上见过他杀伐四方的模样吗?还是因为他总是笑着没垮过脸?还是……

“怎么?”那人急了:“可是被梦魇住了?”

大天狗摇摇头。他迷迷糊糊想起来,方才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荒唐到极致的梦。梦里,他的爱人遍体鳞伤,也记不住他了。

那人不依,推开大天狗,想得到一个答案。大天狗仍旧扶住他的肩膀,仔细的打量着。那个人眼神固执得很,嘴巴都撅了起来。

大天狗只得含糊着道:“我做了个梦。梦里……你不要我了。”

他说完便有些负气般扭过头不去看那人,谁知那小狐狸听了这话竟笑了。

大天狗瞧见他的笑容,内心有块地方仿佛活了过来。他抿着嘴,恍惚不察,被小狐狸捧着脸亲上来。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细密的、甜甜的吻。

“傻子呀。”大天狗听到那人在他耳边发誓一般道:“我比爱我自己更爱你,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你发誓,不能离开我。”大天狗说着,声音都哽了起来。那梦太真实,真实到让他害怕。如今,他哪里还有大妖的模样,只不过也是一个被爱情折磨的可怜虫罢了。

“好好好,我发誓。”妖狐伸手复将大天狗搂到怀里,笑嘻嘻道:“如果哪日我离开你了,就让怨灵来罚小生魂飞魄散,再无天日罢。”

大天狗瞳孔猛的一缩。他推开妖狐,只见妖狐眼里没有丝毫情意,只剩冷漠和鄙夷。突然间,那人破碎开,如萤火向四处散去。

大天狗目呲欲裂,伸手去抓。这一抓不当紧,他猛的一晃头,竟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起来的太猛,大天狗眼前一黑,挣着才没有倒下。

“大天狗大人?”一个犹疑的声音传来:“您可还好?”

大天狗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居何处,缓了一下,眼神才清明起来。莹草正站在床边,担忧的看着他。

“吾……无事。”大天狗道:“妖狐呢?”

“极北狐族的人今早到了寮里,晴明大人便带了妖狐大人去了。”莹草想了下,道:“妖狐大人身体已经基本无碍,今早还多吃了一大碗油豆腐皮和鸡肉拌的饭呢!”

“多谢。”大天狗又躺下来,“吾有些不适,汝先退下吧。”

屋里又静了下来。大天狗将手搭在额前,慢慢的遮住眼睛。

为何是梦,又幸好是梦。

爱上妖狐的时候,他自己仍旧没有察觉。发现自己的变化之后,他内心惶恐又不安,认为这狐狸不过一介小妖,竟敢阻他追寻大义之路,所以违心做出百般事情来,将妖狐往外推。后来,他终究爱上妖狐,却习惯了妖狐待他极亲热的模样,有时难免因着大妖本性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现在妖狐忘记前尘往事,未尝不是好事。

大天狗内心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便摇摇头,苦笑一声。

记得夜叉曾指着他鼻子骂,问他为何待妖狐这般。

大天狗那时还没有和妖狐在一起,自然皱了眉,答道:“因为吾不爱他。”

夜叉气急,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大天狗看他再无下文,转身便走。

身后夜叉气急,恨恨道:“大天狗,你认不清自己,本大爷无话可说。我只愿有一天,你真心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却理都不理你,把你对妖狐做过的事情全都报应回你身上吧!”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大天狗恍惚想着,好像自己直接走了,不屑与这小妖再费口舌。

真是讽刺。

罢了,如今作茧自缚的是他自己,何苦再害那只小狐狸。当年不愿意去爱的是他,如今尝尝妖狐曾吃过的苦,也未尝不可。

想着,大天狗从床上直起身来。他向窗外看去,明明早就过了樱花的花季,晴明却仍旧用法术维持着。大天狗看的心烦,便施了道风,破了那咒。如今已经到了六月,恰是梅雨季节,窗外淅淅沥沥,不知道已经下了多久。

大天狗坐下,伸手拿了笔,写了些什么。写毕,他便随手放了那纸张在桌上,出门去寻狐狸。

“大天狗大人!”

天邪鬼青正守在晴明门外,远远地见大天狗来了,便忙道:“大人,晴明正和狐族的那位大人在商谈事情,要不等会儿您再……”

“可是大天狗来了?”屋内突然传出晴明的声音:“快让他进来罢。”

大天狗向天邪鬼青微微点头,便进了门。他走到前厅不见人,晴明的女式神出来引了他直往内室走去。一进内屋,大天狗便看到小狐狸又化了原型,正躺在床上被人摸着背上的毛,舒服的直哼唧。

听见大天狗的脚步,小狐狸睁开眼睛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大天狗绷了一早上的嘴角刚刚舒展开,便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

“这位便是爱宕山大天狗了?”

大天狗这才把目光转到来人身上。只见那人穿了一身白色直衣,眉目明朗平和,身上竟围绕着一股纯净的神气。

他见大天狗不说话,便笑着介绍道:

”我乃伏见稻荷。”

评论(12)

热度(46)